搜索
查看: 40|回复: 0

播种祭Zx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9 17: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了,梦幻在空阔中期待,总有人走过那些淹没的地点,将一些缄默的岁月翻转过来——当作循环的唱片,但是歌声已经不再响起,只有充实串联的纸环,没有正面,亦没有背面。
曾经设想那就是咱们的城墙,住在它的名义,城门随时都能够翻开,或者封闭,不须要任何排队跟等候,当瘟疫终极的来临,也不人会被迫或者是不能抉择分开。
而我们在护城河边的垂钓,也不再是一种回避,只管那棵树的下面,撞逝世过无数的野兔,让城池被猖狂的红眼充斥,而流出的血……
将要跳跃龙门的鲤鱼,就是在其中长大,和我们的钓饵之间,总有扯不尽的关系:领有一个天使并不会很难,但是兴许会很痛,当你已经难以估计,那可能是本人第几回失去,一个触目惊心的童年!
那时的天空正在下雨,然而不会犹如本日一样增添你的累赘,如珍珠落在丝绸的表面,也会划破你的脸。
泪痕穿过靶心的时候,纸人也会有风吹的发抖,那些雨水就打在远方的沙滩,渗透我曾经承诺的大海,而今只有你单独在浪迹中流浪,而今的孤岛上面,如我已经不敢再设问,若你是否觉得懊悔。
就这样将音量调到最低,让眼神扩散开去,在岸边涌动着含混的潮水,废寝忘食冲洗着早已磨灭的笔迹,写下它们的不是别人,它们写下的并不是你,但你在沙滩的上面走过,让我们并肩离去……
散文诗旧作订正连载请勿回帖,谢谢所有浏览
[ 本帖最后由 沉烽 于 2015-2-3 00:27 编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8-26 06:59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