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2|回复: 0

兴许也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6 17: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也许上辈子,我是一个戏子,唱尽了世间的酸甜苦辣,叹尽了人生的九转回肠,所以,现在才会生就如斯寡凉的性子,不会伤心,不会欢喜,骨子里面习惯了孤单,血液里面,爱好上了寂寞。

这娇艳的生活太闹了,我习惯不了。我须要一个孤岛,没有人烟,没有嘈杂,有一棵千年的古树,留我夏日遮下酷暑,留我冬日挡去风霜。还有欢乐的鸟儿,可以让人时时感触到性命的活气,我留恋落寞的滋味,然而,我却害怕逝世亡的气味。生老病死顺其天然,一个人自生自灭。阔别了尘嚣,也逃脱了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人道的美也罢,丑也罢,都与我无关。心止如水。

更或者,我需要一只背包,天南地北,逍遥去也。一个人的流浪,一个人的喜怒哀乐。也许有缘,我会赶上一只狗,它跟我一样不喜束缚,爱上了自在。咱们结伴而行,相依为命。风雨也好,雪霜也罢。看夕阳西下,看潮水时涨时落。

这样的生涯是我心心念念的,是我急切盼望的,却也是我遥不可及的。我是一个俗人,终究做不来无欲无求。我有太多的放不下,有太多的舍不得,亲情,成了我走不了的独一桎梏。我能够没有恋情,可以不友谊,却独独不可以没有亲情,那是早已渗透我骨髓里的挂念与疼爱。

我有爱我如生命的爸爸妈妈,有视我如一体的姐姐,有拿我做瑰宝的爷爷奶奶,他们对我太好了,他们念我,惜我,疼我,佑我,也许这毕生,注定我走不了。

远方,是心底不可涉及的一个梦。我的书桌上摆放着一个小小的帆船,我每天看它,看它白色的帆布变得微黄,看的一圈圈的绳子逐步的腐败,看它细细的桅杆沾满灰尘,看它底座的笔迹也缓缓的含混,可我还在看着,念着,想着,舍不得抛弃。

我爱慕像三毛个别的女子,她可以不顾所有绝不迟疑义无反顾的跟随她的荷西,也许爱情真的可以那么巨大,让人倾尽所有却还满心欢乐。我没有一段值得我舍生忘死的爱情,所以我没有走的太强盛的理由。

我羡慕甚至嫉妒那种超脱一切约束的决绝,像极了黑夜里的罂粟花,残破的让人心碎,美得让人窒息。

我始终认为自己平常的皮囊里有着两个灵魂,一个似水般惊涛骇浪,一个如火般热闹豪情。一个在上班,微笑,安分守己满是盼望的生活,而一个,却在流落,猖狂,是无忌惮的浪费着青春张扬。也许息事宁人,然后在安适的温情里,渐渐的磨平棱角,就这样温吞的过下去;也许冰炭不洽,然后终有一天,本人被灼热的火焰完整的焚烧,而后不顾一切的走掉。

也许毕竟是兴许,书桌上,是那只小小的小小的帆船……
相干专题:爱情 也罢 生活 羡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10-21 15:52 , Processed in 0.156001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