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05|回复: 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5 14: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确实的说,街不能称为街。街只是村庄交通的骨干道。是地舆老师说洋溢着猪屎味的村落里的主干道。每家每户从家里出来,经过这条主干道,走向菜园,茶园和板栗园。山是贫乏的,可山也是丰盛的。山里种不出黄金白银,富不了人,可山能生产板栗、油茶和荒年时能果腹的野果,饿不逝世人。街是坑坑洼洼的,可街也是宽阔的。街上会有呀呀学步的孩童从坎上走过、跌倒,街上也有足够的空间能让晚饭后的人聚在一起闲话家常。街有春堤,有夏花,有秋果,有冬雪。街有拂晓,有正午,有傍晚,有黑夜。八十岁看不见的老妪能健步如飞,三岁的孩童能玩跳绳。街的一边有高岸,街的另一边有错落的大门、巷道、厕所、厨房和牛栏。街是错落不齐的,每家每户之间的高下不一样,所以坎的高度也不一样,更多的是用石板搭成的台阶,长年累月的猪牛马羊和泥泞的人们经过,早已看不到本来的样子容貌。晨昏之时,总有牛脖子上的铃声从街上穿流而过,散落到每户人家,而这时总有袅袅的炊烟从家家户户或陈腐或新砌的烟囱中飘出,一片安定和美好。
地理老师说,你们都是从有猪屎味的村子里走出来的学生。当时不感到这是种轻视和损害,但是当初的我想说,她口里的那条街,不外是一条若干年后才铺水泥的黄土路。但是当时,我们没有操场,天天凌晨就在那条街跑操,跑过三个寒暑,跑过无数的汗水和泪水,跑过成就的跌荡起伏,也跑过栀子花开的纯粹和美好,跑过破记载的100米,也跑过上气不接下气。想想当时真冒险,那条路是通往县城的必经之路,但那时没那么多车,更没那么多车祸。那条街,是岁月的残留。
当我的骄傲变成了我一全部礼拜都不必踏上泥巴的时候,当我曾经的自豪跌落到谷底的时候,我已经在那条街上整整踏过了四年。这四年里,我曾经多少回痴痴的望着面前的街,盼望能看见想看见的人;这四年里,四次的春夏秋冬的更迭随同着最空虚的回想。那条街没有变迁,变迁的街对面的低山,暮秋的时候,太阳照在满山的红叶上,像心头的那抹血。纵使有一天,房地产的开发把那座山夷为平川,可不变的,是那条静默的街,和护城河的潺潺流水。
不晓得街口那对姊妹做的拌粉还像不像以前的辣,也不知道沿街十块钱一件的衣服有没有涨价。忽然很畏惧,那条沉静的街,有一天因为没有咱们的存在而变得不再嘈杂;突然很惧怕,那条熟习的街有一天会变的生疏。那条街,有我熟悉的小吃;那条街,有比超市廉价的生果和蔬菜;那条街,有着现代文明充满着的不良场合;那条街,白天熙熙攘攘,夜晚如同经济倒退了五十年。记得那条街,是因为那条街展示了无数的内伤跟硬伤;记得那条街,是由于那里隐射了无尽的哀伤和徘徊。
那是有着深沉历史文化古韵的街,有着古朴的屋子,有着满街的金银玉器,有着不著名的动物和安静的心境。那里有深蓝的天空,有雪白的云彩,有缤纷壮丽的民族风情,也有着古老而漂亮的恋情传说。那是污浊的一条街,可以荡涤人的心灵;那是还没有完整被现代化打造的一无是处的一条街,有着人道单纯的美好。街是黯淡的,但是心情是高兴的;街是喧闹的,但是人是美好的。那是一条能够随处休息的街,满大巷人性化的设计了良多可供休息的座椅。因为那是一个少雨的处所,没有雾,没有雨,只有阴冷也没有酷热。那是春之都,是鲜花之都,是心灵之都。
我无数次的站在高楼望烟雨,也望那条夜幕中的街。那条街,霓虹阑珊;那条街,毂击肩摩。那条街,是古代化的产物;那条街,有着不可协调的经济作用。然而那条街,没有灵魂,只有精神;但是那条街,只是一条街,没有情感。那条街,是烟雨中的装潢品,是政府的政绩,是当地人的体面;那条街,是一个孤独的身影在看景致,而那个孤单的身影,却永远也不能成为风景。那是一条没有内涵的街,是一条粗鄙的,遍体鳞伤的街,只有钢筋混凝土的骨架,不一点点内在。那条街,经由了无数的人,却没有一场酸甜苦辣留下。那条街,阅历着无数的相遇,却永远也得不到重逢。那条街,还判若两人的存在着,可悲且可耻的存在着。
只是因为,街仍是那条街,而人早已不是那个人。
相干专题:街上 美妙 四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11-19 21:09 , Processed in 0.093601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