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1|回复: 0

故乡的月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5 14: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下已经是初冬了。故乡的月,许久都没赏过了,劳碌的游子,早已厌倦了世间的流浪。累了。

冬天来了,或许是没有雪的缘故吧,总是感觉不怎么象严寒的冬季。偶然会有一些冬风,瑟瑟的迎面扑来,戴上了领巾,哟,冬天来了,才匆匆的察觉。

良久都没欣赏过故乡的月色了,吃过晚饭,在院子里小转了一下。此时的夜已经深了,没有风,但很显明都可以感到到阵阵的寒意了。仰头看了一下黝黑的夜空,很惊奇,漫天都是星星,或者是漫长的游子生活,繁忙的自己来不迭欣赏异乡的夜景,亦或是在异乡城市里的缘故,整夜充斥眼帘的都是灯火阑珊,满满的载了一圈又一圈,或是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单,使自己不乐意去翻开心扉,承载这些美妙的事物,归根结底,莫是自己自欺欺人一番罢了。不觉,一番诗意涌上心头: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面对这怅然的夜色,精美的月弧,即便少了作者的怜悯,我信任,定还有人会把它视若瑰宝。由于,负有捕获霎时永恒的有心人究竟不乏如是,作者又何必在这单独弄月?

弯弯的月,如钩,如镰……似这般早已不乏千年了。作者所在意的不是如此,记得李白诗云:但愿人久长,千里共婵娟。不免有所感悟,“天地果无初乎?吾不得而知之也。” 早已记不得这是出自谁之口了,然而仍旧能铭刻如初,夫天之阔,地之大,固然到了当初,世人早已洞悉它的广阔,但在作者看来,远远不足倒也,失之毫厘,差以千里。但独一能够可能共识的便是她:月色。无论你在天南地北,有光的处所必定能看到她的身影了,之前因为工作的起因,到了自己未曾去过南国,天府之国的美誉早已盛传千年,府者,府也。俨然是一座城府,四周高高的“围墙”仿佛在明示着她的森严,令世人举步维艰,叹之却步。生涯在“城府”里的那段日子,记忆越发的使人清楚,“城府”里整月都在充满着细雨,月色无,零碎亦无,好像在倾诉着她那沉睡千年的神迹。南国的柔情作者自是欣赏不懂的,于是便早早的归去。待她醒来,方知一切似空,来也促,去也匆匆……

负有情感的人,是不能没有月色陪同的。天地之大,仍有月色对他始终不舍不弃。君在天之南,我驻涯之北,总有一轮月色记在心头。不得不感叹这世间万物的循环。心好像也淡淡的静了下来。 先前忙碌繁琐的自己,望着满天的星星,沉溺的月景,一缕缕思路也争相拥上心头。看来,又不得不拾起早已放下的笔,罢了罢了。

满天的星星,今天仍是第一次看到了,南国里的城府,夜晚是不星星可言的。终日都是一滩雾色,似乎所有都是过往云烟,昙花一现,就象我们的人活路般。擦肩而去的注定都是过客,万般莫强求,缘分天自有。又何须众人与它争锋?到最后只换的徒劳无功,夫复何求?倒不如闲时静下片刻,给本人的心灵些许小憩的空间,终日的繁缛俗事俨然已皱眉不堪,世事本无常,杞人忧天之。诚然如斯,天地之大,曾不能以一瞬,喜怒倒末,乐一时未不可。就象这满天的夜色,月弦音半,繁星做舞,夜夜如是,独缺一凝听人。解铃还需系铃人,观赏与否,别人是不足道的。但我还须一言:夫岁月,古稀后于落日,月虽夜夜如是,不吝其辉,而人乎?莫鬓霜才悔之!事堪俗物,本就挥之不去,咱们既然无奈转变它的实质,忙里偷闲亦未尝不可,只须等候有缘人来。

杜甫诗云:露从今夜白,月是家乡明。游子的心声放佛能领略些许的。儿时的记忆,老是向往这大山外的繁荣都市,天外楼阁,怎奈一经涉足,懊恼也随之不胫而来。失去了浑厚,变得精明,散落了青春,趋势成熟,丧失了无邪,捡到了发愁。茕居异旅,照旧止不住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情愫,笑看当下,却早已物是人非事事休!这莫非就是岁月?这岂非就是沧桑?我想它应当是吧。

在异乡的日子里,总是在共事眼前提及故乡的夜色,皓月当空,繁星环迎,北斗清晰,意指归声。同事不认为然,也许这就是风土着土偶情吧,我无权去僭越别人的民俗,但我也无法粉饰心坎的那份空鸣。或许在她们看来,没有月的夜亦是一道景致,这样她们就不必感伤月有阴晴圆缺,人有酸甜苦辣的愁情。但是我不能!多情人自有多情事,万物皆有情,堪奈作者比世人多一缕?唉……等于如此,又何须叹求……
相干专题:故乡 作者 世人 星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12-6 05:38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