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回复: 0

刘工皖南三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6 17: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工皖南三日
皖南三日
文 | 刘工
阳春三月,柳絮纷飞。我再次走进皖南,全然不是为了写生而写生,只想暂避都市的喧嚣,给本人找个理由。时下,喧嚣已不是都市的专利,皖南的美景在假日里也变得纷纭扰扰。尤其在这油菜花开的节令,络绎不绝的各色人等集散在皖南,采风与写生,驴友与游客又是一道人造的景致。
驱车沿江而上,经芜湖,从池州进山往牯牛降,公路两边映入眼帘的是山净水秀,层峦耸翠,茶垄满山的春意。最为惹眼的是,一块块油菜花宛如老和尚的百衲衣,拼缀在田间、山岗、溪谷之中,天然之美又不乏人造之意境。盘山在牯牛降瑰丽秀美的山岳里,阳光从竹叶的缝隙里透出,斑斓的洒在茶垄上,葱茏繁密之美无以言表,给人一种安谧之感。井然,现在的人们奔赴名胜古迹出游,游览就变成了一种时尚花费。由此,行山路的人被称为驴友。
我得否认,我们此行不是驴友,兴趣就是走到哪玩哪。兴许,出于意识流的缘故,我总说最美不外行山路。山路弯弯,就像梦在无尽的延伸,念旧的情感也在延长;山路弯弯,如同梦在自由的闲游,童年的记忆也在闲游。我在行山路上回眸,阳光透过竹林细碎的照在身上,清逸而美好。
傍晚徐徐来临,夕阳掠影出牯牛降的雄观,奇幻而峭拔。绕山而行,西下的阳光变得温顺而迷离,映衬出竹影清风的宛妙之韵。夜幕低垂,我们一行误打误撞的到了牯牛降脚下的历溪,寻遍大半个村子,才在一户人家歇脚。这是一座群山围绕的古村,村里的古桥、古祠、古碑、古庙、古墓、古树……还有村里老人哼唱的古戏,实在的给人一种阔别城市的喧嚣。有道是,历溪与散落在皖南山里的古村一样,传播着很多古老而神秘的故事。在历溪歇脚,古村里的“合一堂”就是明代御医王典的故事,祠堂破旧的质感无奈复制。
奇怪的是,在这古村祠堂的侧壁上,赫然挂着一块“祥林嫂故居”的标牌,可谓让人不得其解。或者,历溪古村的“祥林嫂”与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同名同姓罢了。这儿也就不做考据了。
沿着古村的溪涧走一走,这个村庄不大,顶多只有百余户人家,而且都以种茶、制茶、卖茶为业。就在房主为咱们生火做饭的时候,我好奇地走进灰墙黛瓦的夜巷,此时不见多少家灯火,唯有一间制茶作坊在繁忙着。不问可知,村里的青丁壮仍是享受不了这种闲静,一开春都外出打工苦钱去了,留守的简直都是白叟小孩,以茶为业的也都是中年人。
说瞎话,山里人家的土菜没有看相,但在古村小酌却是一种怡情。阴暗的灯下,粗粗的顶门杠逝世死的抵住大门,桌上的大碗土菜与杯中红酒,给这间古宅增加了奇怪的情调,恍如屋梁上的酒坛盯着我们赌气。晚饭后,房东执意地要带我们走夜巷去探访制茶作坊,这样的热情总让我猜忌他的念头,确然是我被蛮横的热忱搞怕了。这间制茶的作坊不大,半地下的破旧小屋有点像棚户,也像老片子里地下党密会的地方。我第一次看到茶草在炭焙机上跳动,火红的木炭烤的作坊暖烘烘的,而我摆弄细篾的簸箕却是一种体验。
山里的夜很美,从制茶作坊回到古宅,我微醉的登上屋顶平台赏夜。三月的晚风有些凉,古村悄悄的隐没在浓浓的墨色里,不见傍晚时的古朴,唯有满天星辰,安静的给人一种遥想。我仰望星斗在想,我们每个人都是抵触的人,走进皖南行山路,只是热烈过后想短暂的体验一回“简静”的活着状况罢了,过后还是爱好徜徉在“媚好”的生涯里。
第一天住在山里是生疏的,要想睡个囫囵觉是不太可能的。我跟衣而睡,熬到鸡叫的时候,天匆匆的亮了。我拉开窗帘,见气象不同昨日,阴森沉的不见阳光,心里有点懊丧。早饭后,驱车沿着牯牛降的南坡蜿蜒而上,路在脚下慢慢的浮现出七弯八转的丝带,且越往上越险,心里不觉有些胆寒。这是一条通向降上村的盘山路,上山之险丝绝不比庐山的十八弯逊色。琳琅满目的是,在降上村的沿途山腰上,房舍稀少错落,村民在层层起伏的山峦上依山而居,好一幅“山居人家”平远空幻的装点在苍翠的山体中。
登顶降上赏景,绵延的山峦秀美如画,山腰上的油菜花层层叠叠,粉墙黛瓦的村子镶嵌其中,好似珍珠散落在金色的地毯上。能够说,此地之美几乎是一步一景、一景一画、一画一诗的仙境。由然,我清楚神仙为何都身居深谷了,正所谓隐士为仙。
巳时过后,从降上村下山至黟县方向,一路上照旧是山水如画。当我们途经西递、宏村的时候,面前的气象犹如南京夫子庙的热闹,堪称是游人多过当地村民。毫不夸大地说,驻扎与勾留在这里的画家多如牛毛,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家可编几个游击纵队。可想而知,我此行所想体验的“简静”之美,在这儿出现的还是“媚好”之欢。这样一来,我们只得避开热门景区,去南屏古村歇脚。未曾想,南屏也犹如西递、宏村一样的热闹,古旧的质感到处披发出钱的滋味。
在南屏促吃过土菜,我们又一路前行。阴沉沉的天朦胧了远山,车窗外的景色流动着,我的思路也在流动,好奇的心理油然而生。溘然,一排粉墙黛瓦的老宅上挂着两串红灯笼,心里卒然一震,本来是赛金花的旧居。怀疑间,我陡然想起刘半农所言:“中国有两个‘法宝’,慈禧与赛金花,一个在朝,一个在野;一个卖国,一个卖身;一个可恨,一个可怜。”如今,旅游文明就是如此,且不说确有赛金花的其人其事,历溪“祥林嫂”的同名同姓,发掘白骨精、孙二娘、潘金莲也难能可贵。故此,还是继承行山路的好。
从“中国画里城市”的黟县到旌德县,我们行驶在黄山之东,一路环绕在情人谷景区。实在,情人谷原称翡翠谷,得“情人谷”之名,真有一段不同寻常的恋情体验。据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有男女青年旅行黄山,他们邂逅在翡翠谷被困三天,后因患难相助情更浓而得名。
离开情人谷进入旌德县境,阴差阳错的在江村洗手落后山,心境有点莫名其妙。底本,我还认为“江村”之名出自杜甫:“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的名句。不想,虚妄离奇的是我错了。转进山路,大概行至十余公里,才知这是一条人烟稀疏的盘山小路,沿途的村落如同疏星寥落,风景却天然无痕。大约车行近两个小时的行程,车子转进山谷,蓦然一片放弃的工厂呈现在眼前,荒漠之景又透出沧桑之美。无疑,这是文革年代遗留下来的时期标本。
据我所知,这片荒凉的工业废墟,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上海小三线,如今却也成了悲凉的历史陈迹。出于好奇,我想弄清这座废弃工厂的前世今生,成果不见一人,无从探听。探访了一圈,遗憾地离开这片神秘的产业废墟,已见山涧人家炊烟袅袅,鸟鸣声从郁郁葱葱的林中传来,给人一种悠然的惬意。持续盘山而上,山谷森森,一种莫名的怯生感不可名状。车子七拐八弯,爬上一段很陡的山坡,转向穿过一个黑沉沉的隧道,恍然大悟的是,模摸糊糊的山峦洞开眼前。
转过地道口泊车,隧道崖上刻着杨家岭。站在巨石上鸟瞰山下,暮蔼苍苍中的油菜花尽显一片橘黄,一级级,一层层的沁人肺腑的馥郁芳香。我们高兴地在此小憩,直至天气黯淡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夜行山路是胆怯的,从杨家岭到版书乡一路下山,山路是曲曲折折,心里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忐忑。果然,版书乡漂美丽亮,可真的是投宿无门,只得转进县城投宿。
第三天一大早,皖南的烟雨蒙蒙,别样的山水值得体验。由此,我们转变去绩溪的主意,驱车沿国道一路北行,然后转县道、乡道进山,盘山至汀溪乡。蒙蒙细雨中,竹林在弯曲折曲的山道上挤出一线天空,天窗的玻璃流动着雨水,好像就像沐浴在竹海里。这是一条竹海连绵的山道,曲折的山路上人烟很少,没有热点景点热闹,但安静的景致却是我苦苦寻找的。
雨中的汀溪是水墨的,故有“水墨汀溪”之称。固然,汀溪没有多少人文老宅,也不见山间的炊烟袅袅,但保留完好的原始森林是汀溪的自然历史。奇异的是,如斯秀美的写生之地,却不见三三两两的画家。小憩茶庄,我突然发现这儿的饭庄、客栈门前都挂满了铜牌,铭文刻着各路美术家协会、大大小小美院“基地”的招牌目不暇接。一问方知,我此行这儿不是写生画画的旺季,自然看不到豪车携女,前呼后应,酒醉野合的各路英才。也许是我坐井观天,岂非写生画画也分淡旺季不成?转而一想,汀溪的风景不同西递、宏村。这里缺乏的是粉墙黛瓦的人文老宅,醉人的是云里雾里的墨韵,嗜墨者自然要赶旺季出行,甚至非黄道吉日也不能出游。坦言,且“墨”非墨,如此之解为墨臣、墨吏罢了。这儿也不再煞风景了。
从汀溪沿河岸的山路而下,河水明澈见底,这里是夏季漂流的好处所,月亮湾就在这条河上。这是一条做作山水与人文景观并存的游玩线,石桥、砖桥、木桥与钢索桥、水泥桥并存,竹排、木筏、蓑衣、斗笠与橡皮筏、帐篷、背包、睡袋并存,大大小小的山庄都与吃喝相关,客栈酒旗招摇着八方来客。然而,我来此地的目标并非追求漂流的刺激,推杯换盏的欢乐。此行,我只为沿途看看雨中的竹海,体验一回置身竹海水韵的情调。
三月的汀溪万籁俱寂,唯有溪水潺潺的流音,不夏天那么狂野。溪水在广阔的山涧里蜿蜒流淌,沿着卵石慢吞吞的积水成潭,而后像一笔水墨淡逸,劲爽在细雨蒙蒙的山涧。我枯坐在修长的木桥上,听着涓涓的溪水声,时有时无的鸟鸣,层峦叠嶂的竹海静默在雨中,给人一种绵密的惆怅。此时此景,我闲静地休会到“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诗境。
听着潺潺的水声,我不禁得想起走进皖南时,路经芜湖响水涧登高赏景的一幕。那是浮山东麓的一条山涧,每当雨季降临,雨水“咚咚锵锵”的敲打在花岗岩上,潺潺的溪水汇成瀑布,滋润着山下十万亩油菜花田,故名“响水涧”。浮山是一孤山,在此欣赏山下的油菜花,景色与皖南山里别有另一番韵味。刺眼的阳光下,响水涧的沟渠纵横、水网密布,特有的徽派田舍井然,别有一派江南水乡的田园景色。
从月亮湾出山,皖南山区的雨仍旧是细雨绵绵,直到返程经由芜湖,雨越下越大,似乎天公在为我们洗尘。
薄暮时候,春雨洗涤后的天空,喧扰悠然。当我回到画室,忽然发明屋檐下的雨燕回来了,此乃真是:“燕来巢我檐,我屋非高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8-21 14:13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