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1|回复: 0

木行之2009年诗歌自选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5 17: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木行之2009年诗歌自选集
《阳光之爱》
阳光在树梢上打坐
她用体温孵着花蕾
只到嫩红的花朵破壳
《逗春雨》
春雨像一尾活蹦乱跳的蝌蚪
跳入桃花湖光明如镜的卷轴
画了一个淡墨如黛的逗号
《小蘑菇》
蘑菇妈妈真聪慧
让孩子一诞生就打着小伞
晴天可以遮挡阳光
雨天可以遮挡雨水
大风来了也不怕
它像一枚硕大的图钉
钉在松软的土壤里
《路网》
都市的马路和立交桥
犬牙交错。结成一张硕大的蜘蛛网
成千上万的汽车像可怜的甲壳虫
被大网粘住,成为城市的猎物
它们不停的挣扎、蠕动
偶尔大风剪断了单薄的丝网
甲壳虫取得了逃生的机遇
却重重的摔到地上,肝脑涂地
《月亮做的镰刀》
那轮弯月是上好的资料
我要找一名绝世工匠
把它打造成光亮的镰刀
我拿着这把镰刀
能够通宵达旦的
收割蒲月的麦香
《木匠》
1、
两点之间决议一条直线
决定长短曲直的间隔
他把绳墨拉紧,像张弓
却弹出笔挺的路线
他的一生就像一块木头
被刨子刨去所有的棱角
过剩的枝杈必需截肢
才干装入固定的门框里
他的出发点是赤裸裸的种子
他的终点是赤祼祼的木材
他的两点之间赤贫如洗
2、
他恐怕挥霍一块木料
他把歪头斜脑的板子
雕成翅膀,翻开窗户
就会飞到窗外
就是看似无用的木屑
也削成楔子
钉入城市的缝隙
3、
他的心中,藏着一座神秘的宫殿
他昼夜不停的挥动着斧头
给房子装上窗户,镶上眼睛
给房间装上门,把自己关在门外
他最想造的实在是一只划子
像片叶子漂在江上
或者造架云梯,揽月入怀
4、
他把斧子磨得雪亮
吹毛断发,锐利无比
世上最坚硬的木头
挥斧就是两断
而他却劈不开乡愁
每一斧头下去
寂寞像水一样离开
溅得他满身都是
5、
岁月就像飞舞的木屑
落了一层又一层
他知道终有那么一天
自己会埋在木屑下面
他取根棍子削成拐杖
撑住佝偻的背
和行将倒下的日子
《漆匠》
1、
他的画笔有点粗,是把刷子
木头和石头是最好的画布
他喜欢勾兑几勺阳光搅拌
调出优美绝伦的颜色
粉刷之前,拿块砂纸
给门框搓个澡
每一个角落都打磨光亮
再给它穿上金黄的衣裳
2、
他端着油漆,他的工作
他的饭碗。他必须吃下去
所有的艰苦跟苦痛
他却很难咽下油漆的味道
他为木头刷上油漆
防止做作的腐蚀
而刺鼻的毒气进入身材
腐化着他和他的子孙
3、
他从小就爱好蝴蝶
色彩斑斓的彩衣在天空中飘动
他经常梦见自己变成一块色彩
渐渐清风把他送到白云之上
他拿着刷子将天空刷成海蓝
刷出大海汹涌的波澜
而后再为村口的月亮
着上鹅黄的亮光
4、
偶然闲着的时候
他被寂寞轻轻的咬着
就像妻子浅浅的齿痕
留在了广阔的胸膛
想起妻子,他拿刷子刷掉
一些急于入怀的花言巧语
他把心坎刷得干净
正好寓居一个可爱的人
5、
他刷来刷去,横平竖直
把几十年的光阴刷得一尘不染
光阴也重复刷着他
把他的黑亮的头发刷成白色
他信任上天是公正的
他将和时光做个了断
他刷出一片厚厚的玄色
将自己和时光深深盖住
《剃头匠》
1、
每一块旺盛的草原
都会被秋风收割
与我们一起来到世上的毛发
每一根都藏着世间的冷暖
我不晓得它为何疯长
平白无端的增加岁月的尺寸
剃头匠面目慈爱
左手举着梳子,右手拿着剪子
咔嚓一声,无一幸免
他轻而易举的剪掉
头发上沉积的岁月
2、
温毛巾敷在脸上,暖暖的
再涂点光滑的香皂泡沫
当所有筹备妥善
他从容的举起剃刀
有时再高尚的头颅也必须低下
任由刀锋架在脖子上,刮来刮去
我们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
剃刀像一条游动的蛇
咱们盼望它能游的更快一些
好让我们早点六根喧扰
3、
脸盆装满水,像一面镜子
能照出人们的胖瘦妍媸
他们来时不修边幅
离去时光荣照人
他那双充斥暖和的手
荡涤过无数的脑袋
很多人在人不知鬼不觉中
被他的慈祥摩顶受戒
从此当前洗心革面
清洁做人
4、
他的眼光聚焦
可能看透头发下藏着的机密
手起刀落之后
没有任何懊悔的余地
赠他一绺青丝的女子
去了南方,再也没有覆信
他被她淡淡的发香所困惑
没能看秀气美的青丝下藏着
不可动摇
5、
自从父亲把手艺传给他
他便与剃刀相依为命
客人们来交往往
惟独他围着摇椅转来转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将把剃刀传给谁
大巷冷巷的店铺
早已被发廊和美容院攻陷
或者有一天
他也将面目全非
摇身一变
他累了,躺在摇椅上
披着一袭白色的围兜
破窗而入的月光
正好倾泄在他身上
《砌匠》
1、
他提着瓦刀
削砖如泥
他轻而易举的接住
飞上来的砖头
他砌起高墙
砌起一座城市
把青春与汗水筑在墙内
把风雨挡在墙外
2、
邻村的阿妹看上了瓦刀
天天都来看他
他要为他们的将来建一所屋子
筛沙子,和泥浆,不分白夜的干
他浑身高低有使不完的劲
他用爱为生活添砖加瓦
砌起一道恋情的围墙
3、
他走南闯北
居无定所
他的家是工地
跟着名目迁徙
他春节回趟老家
也只是像只留鸟
呆上几天又飞走了
4、
他悬在墙上
像一个线坠
吊在楼房的腰带上
他每天猫着腰
挥汗如雨
拔高一面墙
5、
他又领到一张白条
一个月的工资
孩子要开学了
他望着白条叹气
对坚挺的砖头
他绝不手软
对于抠门的工头
他咬得牙响
他挥手就是一瓦刀
砍在了浆桶里
溅了一脸泥水
6、
他初中毕业就拎起浆桶
拎起生涯沉甸甸的分量
他花掉几十年的青春
砌起摩天的楼群
他无法住进去
他是一个民工
跨不进城市巍峨的门槛
他看着跨入门槛的人们
正沦为房子的奴隶
《篾匠》
1、
他这辈子像根竹子
被时光的篾刀劈开
从小到大,长驱直入
他瘦得像一根篾
青筋暴凸,韧性十足
织进山村贫乏的岁月
2、
他喜欢品味竹子的滋味
就削了一支笛子
寂寞时就品上两口
清脆的笛声围绕
像竹笋在拔节
雨打竹叶沙沙沙
3、
他的日历上没有周六周日
他拿双竹筷,胆大妄为的
把年龄冬夏微风霜雨雪
从岁月喘息的口中拈出
统统编进生活的背篓里
他编织了无数个竹篓
打捞水中月亮印刷的银币
他辛苦毕生,却家徒四壁
他被黑夜敲了竹杠
2009-7-8
4、
南山的竹子年复一年
砍了一茬,又发一茬
春天冒出尖尖的竹笋
冬天落满厚厚的雪声
他把本人埋进深山
埋进湿润的竹影里
他的手像竹节坚韧有力
能扶住满山的风雨
而他扶不住堆积如山的光阴
早已压得他头晕目眩
他的一生就像竹子
只开一次漂亮的花
《修鞋匠》
1、
鞋摊就是一个医疗站
专门收治受伤的鞋子
为了踩出辽阔的天地
它们一路摸爬滚打
创痕累累
老鞋匠精心医好它们
让它们轻松上路
追回遗漏的时光
2、
老鞋匠的手干瘦有力,运针如飞
小伤小病的鞋子立等可取
那些骨折的,经过手术
也能起逝世复生
但他无法医好脸上的皱纹
像一道道伤口
被岁月的刀越刻越深
3、
老鞋匠抡起铁锤子
有节奏的敲打贫困
叮当!叮当!叮当
一块铁是上好的补丁
钉在鞋底的破绽上
从此走路更加洪亮
4、
箱子里装满废旧的皮子
有着和我们一样的运气
曾经被时间豪华的应用
无用时被社会随手抛弃
它们赶上鞋匠
就像鞋匠干上这行
忽然有了用武之地
《火钳子》
火钳子叉开铁手
抓把松毛,放入灶膛里
种植大片的青烟与火苗
一日三餐。总有柴禾被火化
它们的骨灰洒入菜地
肥了一茬又一荐的韭菜
残存的木炭不是舍利子
也被装入瓦罐封印
成为明日火锅的燃料
我偶然在捉火时塞进一个红薯
母亲夹出满房子的薯香
《吹火筒》
吹火筒,像杆铳靠在灶门上
黑不溜球的窟眼子
像只深奥的眼睛
瞄准一切
假如装上扣子和枪弹
随时可以向黑暗开火
我只是在烟子多的时候
把它插入柴火的底部
鼓起腮帮子沃瑟的吹
火大了,灶里亮了
烟子天然小了
《捉火》
经由又短又窄的喉咙
柴禾抵达灶膛硕大的胃
它们吐出长长火舌
舔着它们,消化它们
来不迭顺着烟囱逃走的青烟
从灶膛的喉咙涌了出来
窜进橱房,一塌糊涂
注:捉火,方言,音。是指在灶门前增加柴禾,把持火量,配合炒菜做饭的活儿。
《丢盔弃甲的夏天》
撑开荷叶,遮住湖面
让一场大雨进入身体
浇灭夏天的火气
落荒而逃的洪水
闯入千家万户
卷走金银细软
荷花举着火炬
连夜搜救落水的喊声
《冰,或者春天》
冰,不退路
只有回到动物体内
能力开出花朵
那些固执不化的
与阳光开展拉锯战
大口的吐出鲸吞的国土
被压得抬不开端的小草
将逐步长成春天的气象
转变北半球的色彩
《红,或夏天》
被蝉声压在树下
全部夏天。波浪仍旧翻腾
村落隔夜的情话
让河水传播到村外
除此之外,她的红盖头
注定将要掀起一场风暴
养肥一方水草
我潜藏在她的背地
看荷风一阵接着一阵
悄无声息的捣碎花瓣
化成了满天的星星
《黄,或者秋天》
整座大山像个熟透的橘子
被秋风捏在手里,软软的
剥去一层黄灿灿的果皮
村庄只是藏在大山肚子的果核
随着森林的脱发而逐渐袒露
我躲在果核里,做我的种子
我注定要在黄土地里投胎
长成一棵结满黄色的树
《白,或者冬天》
大雪的毛毯裹住江面
失重的山川在风倾斜
我闻声雪在脚下骨折
咯咯作响。我奔驰起来
想从严寒的怀抱中摆脱
你的眼中住满水淋淋的愁闷
像大海一样翻滚蔚蓝的云朵
你森林般的长发一夜银白
它们刚被秋天夺**艳的表面
我无奈剖开雪花。抢在阳光降临之前
到达花朵的根部。与你甜美的幽会
只能沿着节令没落的竹篱
穿梭如雪的月光,原路返回
《千朵荷花万盏灯》
每一朵荷花都是一盏烛灯
挺立的腰杆伸入墨绿的水中
吸取焚烧的养份
无孔不入的清风
总能正确找到花瓣间的缝隙
进入荷花的体内
挑逗灯花状的花蕊
只有微微拨动一下
荷花就盛开一团火焰
荷花的凋零就像烛灯的燃烧
她不是惧怕秋风凌厉的刀口
而是她为如炬的光亮
已燃尽了最后一缕体香
《踩高跷的荷花》
荷花踩着高跷
亭亭玉破在湖中心
荷叶走马观花
掀起夏天的衣裙
如果她们迈开双腿纵情的跳舞
必定会踩疼水中来回穿梭的游鱼
《水稻!水稻!》
1、
我的祖先就像一株水稻
把终生的时间种在田里
他们生来粒粒饱满
喝多少口雨水与阳光
就能茁壮成长
我的一生像他们一样
无论是否能结出丰满的稻穗
当初只是一粒精挑细选的种子
被先人随手撒在田间
2、
端把木椅,靠在柳荫下
父亲安闲的点上一支烟
从去年的稻草堆里
抽出顺溜的稻杆
他的手精壮硬朗,生满老茧
稻草从虎口鱼贯而入
揉搓几个往返,打个结
就成了草绳
用它们捆扎秧苗
就像母亲怀抱着孩子
3、
两亩水田,万里蓝天
卷起裤腿,赤着脚
踏入清凉的水田里
泥巴和水面没过脚裸
手起秧落,一行又一行
在硕大的水田画布上
涂满嫩生生的绿色
4、
常有一些稗子与杂草
凭借沾亲带故的长相
挤在水稻旁边,混口饭吃
我们必须把它们除掉
还得喷洒点家药
让一些不劳而失掉寄生虫
化成泥土里的肥料
化肥也要撒得未几不少
免得它们餍饫终日
终极烧苗
5、
玄月的水稻,披着一身阳光
山风徐来,掀起金色的海浪
称一称阅历的风雨
正好是稻穂的重量
割稻的妹子哼着动人的小调
绣口一吐,就是满山遍野的稻香
那沉甸甸的丰产喜悦
压弯了庄稼汉肩头的扁担
《峨嵋派的秋天》(外一首)
后山亭亭玉立的树林
从投胎到峨嵋的那天开端
就穿上了寺院的晚钟
当初是秋天,削发为尼
了结尘缘
小师妹来去本无挂念
不外是贪玩误采了菊花
几瓣嫩生生的菊香
躲藏在袖口,混进山门
坏了清规
《断章》
后羿射掉九个太阳
剩下一个被梵高当作向日葵
顺手涂在画布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12-16 10:11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