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99|回复: 0

峨眉门外侃仿古此文苛刻要是经不起打击的友人最好别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0 17: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玉雪门外侃古诗
文/峨眉玉雪
玉雪乃一峨眉石猴,顽劣调皮,不谙世事,唯有真性,真情,真言!少齐天大圣之火眼,袭齐天大圣之活泼与尖刻,但又具齐天大圣之忠贞。
石猴出山也只是玩性不改,别无他意。玉雪于门外侃诗,为的是给本人壮胆,以张玩性。当然,这不免要开罪天神,地煞,还有天帝,龙王,玉雪在此长揖以表欠意!人的七情六欲皆得流露:或话,或歌,或舞,或挤眉或弄眼……这些都是人所表白感情的方式,喜也好悲也罢,都要拣适当的动作来抒发。作为能用文字表达思维感情者,当然生机将其爱好憎恨精当地暴露出来,让自己时时观之赏之,目的弘远者还盼望别人也来欣赏传播。这便是:大凡文字,皆为心声之载体,动向之后依也。纵观那些白纸黑字,均是人由心而起,由眼而审,由手而落,不恰当的便涂之,擦之,扔之。这样看来,心才是文字的出处,手,只是文字的传输带。既然文字起于心,审于眼,出于手,落于纸,那么,文学的最大特色便是写真情实感,有感而发,有情而抒。借景抒怀也好,托物言志也罢,无不如此?假使一味的讲究情势,讲求格律,岂不背了心,违了意,损了景,遭了美么?古人之诗,以其言简意赅,雕词凿句,意境幽美,形象赫然而流传于今,让我们后人对古人的成绩趋之若鹜,绞尽脑汁地破费大批的人力物力去研讨,去挖掘,但它们并非凭借格律聊以生存。今人多好事者,便要对古人的格律大加研究,大凡好不轻易仿出一个作品,还摆上人家古人的谱来,一大串放在仿冒品下方或上方,以显示自己格律谨严。我想不通,古人值得学习的东西良多,干嘛非要拿着格律来威胁今人?比如古诗词的意境美,那栩栩如生的描绘,那给读者如临其境的感到,那使读者乐不思蜀,窥谷忘返的摄魂摄魄的技能,今人怎么不学呢?那要言不烦,那雕词凿句的熟稔怎么不学呢?那柔美的拟人,精当的比方,蕴藉隽咏的语言怎么不学呢?那画中有诗的写景技能怎么不学呢?非要弄出个格律来,摆着“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难看吗?你们为什么非得拿着音乐领域的东东朝思暮想?终日摆着一副专家脸孔,这个不平,那句不仄?知道吗?你们这样一来不仅弄得自己,也弄得别人苦楚不堪,为了你那个平仄,半天冒不出一个字,半月留不下一句话,这样好么?等到寻到适合的平仄了,你那点感情,那点灵感早跑到爪哇国去了!今人对自己的研究,对自己的仿品,竟然也大肆夸大,兴许还在那儿摇头摆尾地依照平仄品着,吟着吧?留神,我这儿为什么不说你唱着只说吟着呢?因为你压根就没想过要用你的诗来歌颂。其实,你拿出来的,不仅是仿品的诗,还有那摆着的谱,然后以此来评估权衡别人的作品是否平仄。古人会写诗填词的都是歌手,最少多少懂点儿音乐,哪像你我连简谱都不会的人还要讲平仄呢?所以,那种动辄拿平仄去读古诗的,我感觉有些求全责备,让人无奈生存!懂普通话音调能力懂平仄,懂普通话韵母才能懂押韵,我不知道古人是否个个精晓普通话,我也不晓得那些古诗词大家们好比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王安石,贺知章等等们是否经由普通话培训,然后拿了普甲或者普乙的红本本,然后才开端写诗填词的。要是将那些大家们的每首诗词都进行潜心研究的话,我想那些诗词中好多其实都分歧今人的所谓律的。不合就不合吧,今人却硬要安一个古韵新韵,莫非我们的普通话还分古普或新普不成?其实,专家们与其在格律上搜索枯肠教诲你的学生,还不如先教教养子们识识简谱,唱唱歌,吊吊嗓子,先让你的门徒有了乐感才学古人的律诗绝句,这样比那一头扎在汉字里费事儿的多!咱们不能否定,古人的诗词就是歌词,所以,大凡能写诗填词的人都是会哼几句的,要按照曲谱前进的。即便这样,古人也是最重视意境的吧?李白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中一个“举”字,一个“邀”字,便将当时诗人月下独酌,寂寞孤单,无可奈何,但又豪放开朗形象得栩栩如生,读了此句犹如李白就在面前,他那孤独却又不羁的性情便跃然在纸上。古人写诗,律诗也好,乐府诗也好,不仅用来吟还要用来唱,就相称于当今的歌词作家,不懂音乐怎么能写歌词呢?现当代的仿古诗词已经超出只作歌词的范围,从唱中脱胎出来,成为对意境对心情,对形象的抒发,成为形象思维的货色了,那是对美的描摹,再现的是丹青美,不是音乐美。鉴赏诗词应该用绘画的美学观点来对它进行鉴赏才是正道。当然,一首诗词既有音乐美又有图画美,那就是上上乘之作了!诗词乃心声的吐露,凝练的语言是诗歌的最大特点,尤其古人的绝句,律师之类。强烈的情感是诗歌的另一大特点,所以,诗词,只不过书写自己的心声,自己的见闻,自己的感触罢了,是用来表情达意的,是将自己的心境用文字再现出来的产物,勿需那么严厉,那么拘束吧?实在,那种教条独一可能到达的目标便是:等到你的诗词为了格律改得面目全非的时候,已经词不达意,人不是人,景不是景,哪儿还有美感可言?你电脑简直就是码字机,你那合律的堆砌几乎就是某种形体的模子!尤其是一些网站编辑贻误自己贻误别人,自认为懂点儿平仄押韵,便拿腔拿调,戴着平仄的眼镜来审阅别人的作品,不论人家诗词的意境如何精美,哲理如何感人,只有不及格律的诗词统统枪毙!我曾经在烟雨红尘就常碰到这样的编辑,一首词给你改来改去,硬要以什么格律来套你,可他们不知道,用这样的手腕抹杀了多少好作品,打击了多少存在诗词才干的作者。这岂非不令人肉痛吗?有人看到我的诗词觉得可笑,说:平不平,仄不仄,一点儿格律也没有,猜忌我不学过格律,不懂格律。其实,只要以为峨眉玉雪不是文盲,不是连一般话都不会说的家伙,就不会开出如斯黄腔。格律这东东并非深邃之物,大凡识字而粗通普通话的人都能看懂什么是平仄,什么是押韵。我也严格按照格律写过多少首诗,填过几首词,只是写完后,按平仄改来改去,反倒感觉那再生出来的东东,一个个青面獠牙向我扑面而来,吓得我抱头鼠窜,这哪儿还有美?只是一张张张着血盆大口的文字构架让人胆怯不堪。我也读过许多友人的诗,还有有名诗人的,除了少数好诗外,简直就是一堆堆格律的标本,从美学来审视并无可取之处,却还标着佳作,典型,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当然,不守格律的朋友,比方我之流,大可不用将自己的诗标榜为“绝句”或者“律诗”的,也不必将自己的词标榜为“西江月”,“减字木兰花”,“行香子”等词牌的,其实啊,要我说,那些严格按照词牌而写出相批准思的词来的人也并不高超,因为你究竟是郑人买履,没有独创,只是将前人的作品翻新,就像你拿自己穿破了的棉衣将棉花从新翻晒而后再缝上普通。赵翼早就鄙薄那些情随事迁的人:“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颖。山河代有才认出,各领风流数百年。”不无情理。玉雪顽皮,由于属猴,故有些口不择言,无遮无拦,愿望各位方家别给玉雪个别见识,不外,你们能够狠狠砸砖,以表你们的怨气,当然,你也可以不屑一顾,一笑嗤之掩鼻而走。
[ 本帖最后由 747098wyq 于 2010-6-23 16:22 编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12-8 13:26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