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3|回复: 0

清点第七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8 17: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谨以此文庆祝〈第七行〉开坛一周年      2008年,是中国人流泪最多的一年,也是诗歌啼血的一年。  这一年,产生了两场地震,一场是四川地震,另一场是诗歌地震。  当高擎的火把无奈慰籍逝去的生命,我们以诗歌暖和心灵。  2008年7月21日,第七行论坛正式开坛。  七位怀揣诗歌幻想的青年诗人,背负生命与诗歌的双重苦难,以忠诚与敬畏之心,开端了第七行之旅。  咱们很荣幸,在古人生活的世界之外,寻找到了另一个可以自由翱翔的天空——网络。  网络之于诗歌,就如纸张之于文字,蒸汽机之于产业革命一样主要。当很多诗歌的批评者还没有真正适应网络这个世界的时候,诗歌已经与网络实现了长达十年的恋情。网络诗歌的十年,是诗歌从低潮到觉悟,从重生到强大的十年,也是诗歌自在泛滥、饱受争议的十年,刚摆脱了官方话语权的枷锁,又卷进口水诗、下体写作的泥沼......  网络的功效是信息整合,资源共享。世界给了诗歌分行的空间,网络也给了诗歌抒情的地位。但分行决不是简略的断句,而应当是诗意的递进,是美的形体与意蕴的伸展,是一曲有节奏的跳舞;诗歌抒怀不是滥情,不是肤浅的口水,不是故作精深的艰涩,不是力比多的赤裸表演。大凡担得起“诗歌”二字的作品,不分今古中外,皆是炼字(含炼句)与炼意的成果。诗之所以称之为诗,就是即便直白,也有回味的勉强;不是担水之功,就是劈柴之力。  “一个论坛没有好诗是恐怖的,而没有好诗却一片欢呼声是更可怕的。”(若与语)一种忧患意识深深地根植于第七行的地基中。  网络供给的是一个无差异的诗歌发表平台,一个无阻碍的行动展现空间。“人群宏大,素质不一,就更须要高品德的支流承当支柱。而现在是洪水泛滥大有兼并清泉之势。”(唐凯语)诗歌在和谐的大背景下,“文痞和文匠,在长期的自欺欺人的生活中,匆匆地也会信任、乃至深信自己是文才和文胆。”(李威语)诗坛的虚夸风是大跃进式的,在一片自欺欺人的吹嘘中,诗歌推开十字架,走上绞刑架。  而对参差不齐的诗人步队,诗歌品质的进步,一个是靠诗人的自觉和自律,另一个是借助诗歌批评的力气。“任何批评者对于作者来说,都是庇护者,他会有意无意地提醒你注意你疏忽的情节;每一个七行的诗人,不仅是有举刀的勇气,也有作靶子的勇气,七行就是一块宏大的砧板,每个人都可以当真的砍上一刀”(若与语)可以这样说“文学论坛的性命,在于互动和批评,一个没有互动的论坛,是不盼望的论坛;而没有批评声音的论坛就不是一个健康的论坛”。(雨荷风语)一个丧失了批驳精神的论坛,与一档娱乐节目没什么差别,它提供的只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机遇。对诗歌,批评只有不是歹意的,都可以看成是一种向上的推力。  “诗歌也有权责利,权,就是你的思惟;责,就是知己;利,可传子孙后辈”。(冷热冰酸语)既是对诗歌写作而言,也是对诗歌批评而言,是对诗歌社会心义的概括。  “诗被浏览是幸福的,诗友的意见都是镜子,诗一出生,就独破了。作者也没有更多的说明权。读者的看法确定是有自己的情理,阅历不同会有不同的感情地唤起。赞美与批评,作者不要完整接收,也不要排挤,在懂得的范畴内,肯定受益."(燕庄生铁语)这段话应该作为诗人互照的镜子,也是如何准确看待诗歌评论(特殊是诗歌批评)的圭臬。  第七行论坛在一年的运作中,不仅树立了自己奇特的诗学理念,而且构成了一个不和谐诗歌写作的诗人群落。  诗歌寻求的是侧翼之美,诗歌的最粗心义不是歌颂和谐,而是发明不协调。不跟谐诗歌是诗人自由意志觉醒后的一种对抗,是另一种情势的诗歌批评。“在爱的条件下,与人类为敌、与本身及语言为敌、与历史中的制度或权利为敌”是不和谐诗歌写作的基础理念。  “我想这恰是我们当初生存状况的写照:名义上给你机会,实际上没有任何保障。与一个最初的许诺南辕北辙,所以那轨制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谣言。”(唐凯语)这是对现行体系的控告与揭穿,是一个有良知的诗人对权力意志所做的身材抵御。  我们始终坚信:写诗是一个襟怀的事,诗人终极的较量,是文本的较量,更是人品的较量。“诗歌假如承载过多的个人恩怨,路便越走越窄。(冷热冰酸语)  “我们总爱好强调事后的补救,如同儿女以对死者厚葬来自我抚慰,实在这是源于我们的脆弱,有些苦楚,是没有缓释的道路的,如我们强行寻找,只能是自欺欺人,也是我们不愿在痛中定下来、并痛定思痛的潜意识使然……(李威语)这是对人道的鞭挞和心坎的自我反思,其中心直抵阿Q的精力成功法。  “ 到目前为止,人类的文化史还是残杀和相害的历史,是嗜血和血食的历史。战斗只是一种放大的罪恶,更多的罪行在地下、在日常生涯中静静地前行。而我们都在不自发中成为被害者和害人者。”(低噪音语)揭示了人类是本人的敌人,审讯者也是被审判者,杀人犯也是被杀者这条不二的铁律。  在这个不和谐诗歌写作的诗人群落里,发生了相称数目的不和谐诗歌作品。如李聿子的《要害词》、燕庄生铁的《影子》、陈青山的《死亡之谷》、唐凯的《野牛奔驰在非洲上》、若与的《鹿》、李威的《门》、南岩的《无题》、雨荷风的《情人节见闻》、冷热冰酸《戏说诗歌》、低噪音《血食》、若荷影子的〈人群〉、溪边芳草的《干净工》、鬼脚7的<拾荒者>、沙尘暴的《留念碑系列之一》、雪蛟的《端午节致三闾大夫》、以梦为马的〈你说〉、王九城的《进入城市的危险人物》、漆宇勤的《弹棉花的学徒》、枝头抱香的《岔路》、袭水阡陌的《清明》、东江湖主的《断墙》、星儿叶子〈虚设的琴弦〉、王一菲的〈灰色〉、刘亚全的〈秋天死亡〉、山东诗韵的〈门〉、马东旭的《我站在夏至未至的隘口》、冰夜蓝水的《西八区的暗示》、重庆朝阳的《病房》、尘轩的《门缝》、黄吉元的〈逃兵〉、刘良伟的〈 尾月,返乡〉、长春老藤的〈知青,收工了〉、无哲的〈礼拜六〉等等。(此系列诗歌还有一些没收拾出来的,待日后增加)  这些作品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把我们的留神力拽向黑夜的深处,是暗夜中流淌的鲜红的血液,是真正思维的水源,是由黑到白的预演,是诗人向世界亮出的底牌。这些作品反飞于人类的天空,提示或预言常态中的异端,揭示出一种不和谐。  “诗是无解的司芬克斯之谜,情感的波涛上神的笑。” (雨荷风语)诗歌是文字的火焰,它分行排列所占的空间已经决议了它的壮美。然而,“谁能在虚空中站立而不仅仅是绽开?被我们错分行了的文字,也正一笔一笔将我们自己错分行.”(枝头抱香语)“.我突然感到我们都是被动又孤单的工匠,用毕生,拾补粉碎。(唐凯语)  诗歌的春天与冬天一起到来,也正是流感横行肆虐的时候,那么,“如果我逝世亡,我就自己加入自己的葬礼。让坟边的流水弹奏好汉曲。”(陈青山语)    ——————————  备注:以上援用的文字选自《第七行诗友语录》。语录收集了第七行诗人对于诗歌创作与诗歌评论的五千言,其实语录体的经典良多,如《老子》、《论语》、甚至连泰戈尔的短诗集也能够看作是一种语录体。    第七行链接:http://tw.netsh.com/bbs/868498/  第七行博客圈链接:http://q.blog.sina.com.cn/d20080911  《第七行诗友语录》链接:http://tw.netsh.com/bbs/868498/html/tree_32516008.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9-17 06:51 , Processed in 0.156001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