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1|回复: 0

狼吠诗歌作坊我的炼钢厂有十多少吨诗歌须要铸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8 17: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 狼吠
  
  惊惧之马,钢水之马,喷火的风筝,蕲蛇口含一只海棠
  那流动的血水,在摇曳中平稳,如飞弹撞击地球
  使彗星的赤羽,在黑夜飞迸,轧钢机如一只吃桑叶的蚕

  剿丝的钢锭,如粉嫩的军团,在腥火中翻滚,用受虐的机枪
  朝点缀碎花的金兽射击,吞入碧绿的铁汁,吐出鲸鱼的骨刺
  龃龉的地中海跟红海,走丢的烟雾,金丝雀折断了脖颈
  红磷的神光,升腾在秋夜里。升降舵把花粉的歌剧院
  藏进熔炉中,使惊魂失措的绯红和银红把红汞点亮
  
  变成语言的祭拜物,沉着、照映、打针、裁处、切割
  击败逝世敌,凯歌高奏。长笛的耳膜在炼钢厂的钟摆上刺青
  纹身的鱼或丽人,皮肤一样白净。愤怒的吹氧机
  在黑铁的共和国,装潢着钢花四溅的温床,教皇的《圣经》
  
  被时间焚毁,在麻雀的螺纹杖眼前,我的炼钢厂
  有十多少吨诗歌需要铸造,就让但丁和歌德为它断送
  用他们炼就我的一身纯洁,干净的精力属于上帝
  我用钢铁工厂的十万吨煤在太阳的矿洞里点燃一只苹果
  
  使食禁果夏娃,懊悔没有将禁果吃完,我则在琴房
  浏览一本没有封面的旧书,它的催产师是一个双目失明
  的瞎子,在《钢铁是怎么炼成》的这本炼钢书里
  奥斯特洛斯基如是说,“进程是须要,我终于清楚了写作”
  
  柔软的兴师者,动众而呼,我在女神两片粉唇里尖叫
  令篝火衔着诗人返回。冷光隐匿于爱知生的音乐里
  使美女逞性,子卷受骗,士大夫搞活了经济。明年的
  生涯一定大于“一”。二是刮雨器,波光闪闪的钢轨
  荧荧生辉,而这些意志,同样不多于实际意思的穿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8-24 15:17 , Processed in 0.156001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