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3|回复: 0

故里一位不服管制的地主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5 17: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脑门有伤,嘴角淌血,下身也见湿
亦等于说,极可能还大小便失禁
尽管八岁的二妹嘤嘤成受伤的小猫
二妹婆婆在大众专政办公室的最后时间
仍是未成当代刑侦学须要破解的课题
至于二妹他爸,哆着手为他妈换衣时
只管神色比他妈更像死人,始终没掉一滴泪
以上是二妹隔壁的三猪,向我独家流露的新闻
比风闻更牢靠的事实是
村里数人出来作证,已有不少日子
二妹婆婆拖着大扫帚,且扫且栖息
常倚着墙壁喃喃埋怨还不死
我个人的教训是,更早一些日子
大扫帚来到趴在地上拍烟盒的小儿堆前
二妹婆婆顺次叫过小祖宗小老爷后
还加了一句小砍脑壳的
以至我在心底也回敬过她老不死
负责管制工作的王主任表露案情
二妹婆婆太固执,交代问题总不诚实
甚至诡辩也算苦大仇深
不算罪该万逝世,难道也在找死
多年后,村里人才知二妹婆婆的所谓苦大仇深
二妹婆婆初到二妹爷爷家,本来只是服侍太太
太太没法生出二妹他爸
二妹爷爷才让她代劳了太太的职能
有人点评:一个苦命女人,毕生受到两次强奸
我的不同政见是,固然两次都流血
后一次是性质不同的另一种事
至于第一次,能不能算那种事
除了天知、地知、当事人知
真是外人不可能知、不宜知、更不宜说的事
写于二〇一五年三月十六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9-16 15:03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