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81|回复: 0

风铃里的琉璃片4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 17: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章
  
  “唉,俺媳妇让他老班罚擦一礼拜的黑板。”一回到教室,杨成绩和陆天勇说。
  
  “活该,我不告诉你了么。”陆天勇坐视不救的说。
  
  “去死吧你,你告诉我什么啦?”
  
  “我不是告知你,咱媳妇得挨罚呢吗?”
  
  “那也不至于擦一星期黑板啊?”杨成埋怨着。
  
  “这你能怨我?”陆天勇可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啊。
  
  “到是想怨你了,你到是也得有那能力啊?”杨成还是和陆天勇逗着。
  
  “你有才能直接去找她老班啊。在这得瑟什么啊?”
  
  “我到是想了。我和你说个事。”杨成好像突然间想起了什么。
  
  “什么事啊?连忙的。”
  
  “俺媳妇班刚转来一女生,你猜怎么着,打鼾的自我治疗方法?”
  
  “你有病啊?不就是转来一女生吗,能怎么样啊?”陆天勇不屑的说着。
  
  “这女的竟然想找个又帅又会玩的对象,说什么先玩玩。”
  
  “什么?先玩玩?”陆天勇是相称的吃惊。
  
  “就是啊。我也都要惊死了。”杨成无奈的说。
  
  “那女的长的杂样啊?”陆天勇和杨成刚刚问着同样的问题。
  
  “不知道吖。我问我媳妇,她不告诉我。不过,应该丑不了吧,否则她也不敢这么玩啊。最最少得有点资本吧。”杨成剖析说。
  
  “应当是。不行,我得去找咱媳妇,让她给我介绍介绍。我也正想再找个媳妇玩玩呢。再说,咱小伙子这么帅。”陆天勇嘿嘿的说着。
  
  “你有我帅?”杨成反驳道。实在,俩个人都是一丘之貉,不外,好像都不错。
  
  “那是。再说,你也不敢啊。要不这样,你去,我呢?去找咱媳妇,杂样啊?”陆天勇逗杨成。
  
  “放屁。俺媳妇那么好,我才勤的去呢!”杨成这可是说的真心话。陈佳真的很好,虽不是超漂亮,但很可恶,而且对杨成好的要死。
  
  “这不就得了。是你和咱媳妇说说这事,还是我自己去找咱媳妇说啊?”陆天勇问。
  
  “你自己去吧。别成了炮灰啊?”杨成笑说。
  “咱要成了炮灰?这学校的人估计都得是炮灰了。”陆天勇说完,俩人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你说我啥时候去找咱媳妇啊?要不下了这节课,我就去?”陆天勇似乎很急的样子。
  
  “你着屁急啊。来日再说吧。”杨成说着陆天勇。
  “这货色能不急吗?要让别人先上了杂整啊?”陆天勇匆忙说。
  
  “你让我都没法说你。”
  
  “那就别说了呗。下课你和我一起去不啊?”
  
  “不去。自己去吧。我刚和媳妇说了半天,就不去了。”
  
  “不去拉倒。我告诉咱媳妇说你不想见她了。”
  
  “你敢?我弄死你!”
  
  “我有什么不敢的啊?”说完,陆天勇嘿嘿的笑了起来。
  
  ……
  
  俩人聊了一节课,陆天勇还真是那个想啊。这也不知是怎么搞的,弄的杨成老是说他“饥渴”,这家也否认自己就是“饥渴”,唉,也真是的!
  
  杨结果然没有和陆天勇一起去,陆天勇拉萧朋去,可是这怎么可能啊,人家是那么认真的在那里“学习”呢,你说人家“学会习”容易吗?其实,这到是还真挺轻易的,貌似萧朋是常常这么当真的“学习”呢。
  没有措施了,陆天勇还真是一个人来找陈佳。他的忽然到来,让陈佳都有些吃惊。
  
  “找我什么事啊?大少爷,你怎么带耳钉了啊,是真的还是假的啊?”陈佳走到门口,突然看见陆天勇还戴了个耳钉,很是吃惊,认为是那种假的呢,还用手摸了摸,至于陈佳管陆天勇叫大少爷那就是原来的事,陈佳不论怎么看都认为陆天勇是个少爷。
  
  “当然真的啦,想我没啊?我这样不是想你了来看看你吗?”陆天勇逗着陈佳。
  
  “我还真是想你啊。你怎么想起扎耳钉了呀?”陈佳跟陆天勇就爱逗着玩。
  “你不知道我非主流啊?”
  
  “嘻嘻,到底什么事啊?”陈佳问。她知道要是不事陆天勇才不来找她呢,自在体诗论孙中山,而且仍是一个人。
  
  “你们班是不是刚转来一个女生啊?据说…那啥…是吧?”陆天勇把陈佳拉到了门的这边,问。
  
  “又是那逝世杨成说的吧?你说他这破嘴杂就这么快啊?”陈佳一听陆天勇这么说,马上也就清楚了怎么回事。
  
  “就是啊,他要不是这破嘴我怎么能来啊?”
  
  “你刚刚不是还说是来看我的吗?怎么现在就说不是了啊?”陈佳逗陆天勇,问。
  
  “谁说不是啊?我重要是来看你,这不是顺便问一下吗?”陆天勇还略有严正的说。
  
  “得了呗你?来看我就不知道给我带点好吃的?”陈佳噘着小嘴说。
  
  “嘿嘿,我这不是怕你吃胖了么?你说吃什么下次必定给你带来。”陆天勇说。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
  
  “那还有假?赶快告诉我是哪个女生啊,我看看,快要上课了。”陆天勇急不可待的说。
  
  陈佳白了他一眼,他还是嘿嘿的笑着,陈佳给他指了指,此时在门口还真能看见王蕊的脸。一看,陆天勇的心里一惊,马上又回过神来,“那不是昨天的foreigner吗?错不了。”陆天勇心里想着。
  
  “她叫什么啊?尽快给我先容啊?”陆天勇赶快说。他可是真的很想立刻就意识这个“foreigner”,昨天第一次看就感到不错,“韩国女生”吗,怎么可能丑了呢?要不是杨成愣是拉他走,估量他还不晓得看多久呢,当初又有这么好的机遇,看来本人真是来这么早,来对了。
  
  “吆,吆。看一眼就看上了啊?”陈佳乐着说。
  
  “不是啦。你也知道我啦,是吧?”
  
  他这句话一下子也让陈佳明白了,他可是花花大少啊。只是陈佳把这事给忘了,还以为是真看上了呢。失误啊,重大的失误啊。陈佳无奈的摇头,说:“唉,唉……”
  
  “唉什么唉啊,我先回去了啊。记得,别忘了这事啊。”陆天勇用手拍了下陈佳的头,这就要分开。此时,到是够巧的,上课铃也响了。
  “那你怎么请我啊?”陈佳搜刮着他。
  
  “你随意说什么就什么。我走了啊?”
  
  “行。你先走吧。别忘了请我就行。”陈佳也真的。
  
  “绝对忘不了!”陆天勇扔下这一句,便促的离开了。
  
  陈佳也是又摇头又晃脑的走进了教室,盯着王蕊坐了下来。
  
  还没等到陈佳启齿,王蕊先开口了,“佳佳,那是你男朋友啊?长的够帅的啊。”
  
  “当然帅了!不过,不是我男友人。”陈佳说着。
  
  “哦。”
  
  “怎么,有主意没啊?要不要给你介绍下?他正好没有女朋友呢。”陈佳刚刚其实一听,王蕊说陆天勇长的帅,觉得这事也就基础上没有问题了。
  
  “真的?”
  
  “还骗你啊?你不是也看他长的挺帅的吗?”
  
  “帅到是挺帅的,就是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啊?”王蕊
  
  托着腮帮子说。
  
  “人挺好啊。老能玩了呢。再说,你不就是要找个又帅又能玩的吗?这个可是完整合乎‘你大小姐’的尺度啊。”其实,陈佳还想着,“你不是想先找个玩玩吗?”不过,没有说出来。
  
  “那到是哦!”
  
  “这不就行了。”陈佳心里高兴啊,一顿大餐又来了。其实,陈佳也是很明确,陆天勇固然花,然而人还是挺不错的,否则就是王蕊再怎么想找个先玩玩,陈佳也不会给自己的姐妹介绍的。
  “赶快和我说说,说说他到底怎么样啊……”
  
  ……
  
  王蕊可是来劲了,问个不停,弄的陈佳头都大了。你说你不就是找个人先玩玩吗,至于这样上心的问东问西的吗?可谁知道呢,可能也是闲着没有事件做,来以此打发时光吧,再者,了解总比不懂得好!
  
  陆天勇可是高兴奋兴的回去的,心里诗那个的乐啊,几乎要美死了。一回到教室,刚刚坐下来,还没有等杨成问他怎么样了,成果他就赶紧和杨成说:“杨成,你知道那女的是谁吗?”
  
  “你晕死我啊?我怎么可能知道啊?我又没有见过!”杨成答复说。
  
  “嘿嘿,告诉你吧。就是昨天那个foreigner。”陆天勇笑说。
  
  “不是吧,这么巧。可是,那我也没有看见她的样子容貌啊!真是失误啊,早知道的话,我相对不会拉着你走啊。”
  
  “你也知道失误了吧?当时怎么就是那么的有劲的拉我走啊?要不你也能看见,我也能看多看会了啊。”陆天勇抱怨着。
  
  “哎,她多漂亮啊?”杨成也是略显无奈啊,慢性鼻炎哪种治疗方法最好
  
  “老么英俊呢。你不知道韩国女生都美丽啊?”陆天勇愉快的说。
  
  “扯啊,你。那都是整容好不啊?还是俺媳妇好啊。”杨成乐着说。
  
  “去,人家又不是真的韩国人,只是长的像罢了。那又不是整容,你以为都像你啊?”陆天勇嘿嘿的说。
  
  “放,你才整容了呢。对了,那丫头叫什么啊?”杨成说了陆天勇一句,便问道。
  
  “唉呀妈呀。忘了啊。我问了一遍,我忘了再问了,你媳妇竟然也忘了告诉我了。你说,你媳妇也真是的,这么主要的事,就是我不问也应该告诉我,何况我还问了一遍呢啊?”陆天勇那个的不爽啊。
  
  
  “你丢人不啊?这也能怨我媳妇?”
  
  “空话,不怨她怨谁啊,岂非还能怨我啊?”陆天勇不信服的说着。
  
  “那是啊。你自己都去了,竟然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真是悲痛啊!是不是啊,萧朋?”杨成不是畸形声调的说,还把萧朋拉上,可是萧朋哪里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听到这一句。由于这是杨成冲着他耳朵说的,而且还加大了些声音。萧朋先是一愣,而后,居然应喝着杨成说:“是,是,是。”萧朋还冲陆天勇笑了笑,乐的那个杨成啊!
  
  “一边看你的小说去。你知道什么啊,就是啊是的瞎说。”陆天勇看着萧朋说。
  
  “这还用知道啊?就是‘是’呗!”
  
  “对对对。”杨成在一旁说。
  
  “是你个脑袋啊。警惕你看的自己都到古代了?”陆天勇也是没方法萧朋啊。
  
  “那多好啊。古代总比古代强吧?”萧朋说。
  
  “那你就死回你的古代吧!”陆天勇摁了下萧朋的脑袋,让他的脑袋与他的小说,来了个零间隔接触。
  
  萧朋无奈的摇头,没有在谈话,就进了他的古代。那俩家伙,还在逗着嘴,鼻炎哪里好,不停的逗着。
  
  这可是很快活的一个晚上啊,对很多人都是。各有各的高兴的理由,其实,有些时候,高兴没有理由,只有是心里觉得舒畅,那就足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11-21 21:51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