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7|回复: 0

长篇言情小说童贞纯男连载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 17: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章 歪市是个经济飞速向前发展的城市,人们天天都在为了金钱、权力、愿望而繁忙打拼。来来往往的车辆都在自己的轨道上不断地奔跑,在霓虹灯的耀艳下留下一股股青色的油烟,使这座城市在古代人看来,是文化提高的气味,历史进化变异的杰作和成绩,打鼾犯了怎么办。所以女的都骄傲地提着包,挎着最时尚性感的衣装和衣着高高地根鞋,扭着屁股和腰在街上大模大样地迈着自己的步法和风度,在城市的角落穿梭、营生谋利。但脸上很少有女人的笑颜和纯挚。男的也不甘逞强,穿戴西服西裤不够,还要带上领带和腰带(即裤带),外加一台手机和手提电脑,有的显得不够阔绰,还拖出一辆小车作排场壮胆,在城市的角落奔驰,谋生谋利和谋算。脸上同样没有男人的浑厚、朴素的笑脸,有的是阴险、狡猾的冷笑。他们是不会像孩子一样闲聊、嬉笑和单纯的关怀别人;他们是不会像孩子一样在街上漫无目标的行走、打闹和游玩;他们是不会用自己可贵的时光像孩子一样休会生活的漂亮和自由。他们想的就是金钱和权利。
 
  歪市的天空堆满了城市灰尘,使歪市终日处于浑浑浊浊似雾非雾,似烟非烟的怪城,因此人们称之为“迷城”。迷城有位富商叫柳袁昆,柳袁昆有个独生子叫柳烟智。柳烟智刚满十六岁,是个高一学生,身高一米七,体形匀称,五官端正俊美,有美少年之称。性情豁达活跃,兴致普遍,善交朋结友,热情辅助别人。柳袁昆有一挚友叫冉天升,农夫出生,现任歪市的副市长,冉天升有一女叫冉纤蕾,年十六,聪慧英俊,娇气可恶。冉天升有一老表叫林海,在歪市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务农,林海有一女叫林衣艺,年十六,有黛玉之美貌,李宇春之豪迈,宝玉之仁慈。
  夜的凉风吹拂着远处的柳树,穿梭不息的车辆映出城市的繁荣,两旁的街灯亲吻着交往的车辆,柳烟智望着在一直划行的时针,认为自己该休息了。由于明天是玄月一日,是他正式进入高中生涯的第一天,他的心里充斥了很多未知的谜底,他不知道本人高中生活的第一天怎么渡过,不知道当前的高中生活是怎样的,不知道他的老师是否和颜悦色,他的同窗是否友爱。也许是出丑的一天,也许是搞笑的一天,也许他的老师十分凶,也许他的同学不好相处,也许也许……许许多多的兴许呈现在他的脑海。他也管不了,先睡觉要紧,他缓缓地进入梦乡。他梦到他如神仙般从天上缓缓地降落。脚轻飘轻飘的亲吻水雾,然后轻轻地踩在划子上吸收着清爽的晨雾,进入仙境池。
  仙境池西边的月亮在接收仙境池水的精髓,刚沉下一半,成了个半圆。东边的太阳在用雪白的水润脸梳妆,如同丽人在江边沐浴,浮出一半,又像个羞怯的大姑娘见到情人一样,把脸涨的通红,也成了个半圆。白的月光,红的阳光独特染着江面,形成了一种奇特的画面。他划着船儿微微地在江面划行,在静默的江面留下一朵朵浪花。突然间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孩下降在他的船上,又飘飘然地离船而飘动,连声喊道:“烟智,快来啊,来啊,追我啊,快追我啊。”而后,他也由由然地向女孩飞去的方向飞去,他们牵着手一腾飞过大海,飞上云霄;一起欢笑,一起互说爱意……来到一个仙境的处所,吹箫、弹琴、共舞、画画…… 又忽然间来了一位白发老人,这老人看上去比张三丰还老,比乞丐还脏,发似三千尺,脸面一仗宽,胡须两尺长,耳若猪八戒之耳,直垂双肩,眼若猫眼,身体矮小佝偻,手却又粗又长,长到可以摘星辰,粗到可以挡日月,极不匀称搭配,极似传说中的吃人怪物。个别人初见此人当场吓倒或被吓死。柳烟智心里一愣,四肢稍有颤抖,脸面略显灰色,但不被下昏,柳烟智装着若无其人的样子,仍是牵着那位女孩的纤手。过了一会儿,这白叟对他说:“小子,你没有被吓坏吧,我就是传说中的不吓死人不是人的通天知地的‘怪手天圣”。“哈哈……哼哼……你真成熟,我怎么会被你这个老头吓倒呢!我上打玉帝下打阎王!怕你什么啊!”柳烟智话固然有点发抖但很有穿透力。“好,贵阳哪个鼻中隔偏曲医院好!好好!好勇敢啊!你小子我观赏!”怪手天圣道,“你来日要去上课了吧!”柳烟智惊疑地问:“你怎么知道啊?”老人答道:“我什么都知道!”“你什么都知道?那你知道天上有人吗?人间有鬼、有阎王殿跟地狱吗?你知道人今世和下世吗?哈哈哼哼……不知道吧,你是哪里的乞丐老头啊!敢在这里撒泼,敢来骚扰我和美女的约会。滚!你这个骗人的老不死!给你两百元钱去餐馆买饭吃!”柳烟智装着不害怕强盛权势之威,因而声若雷声之大,语气若波澜汹涌之势,以此想吓走怪手天圣。“哈哈……哈哈哈……此小子居然比我年轻还要狂,还要狂啊,大众得利齐欢歌!狂啊!我欣赏!欣赏!你问的都有啊,不信你看你前世是谁,你在世间过了几世?”怪手天圣边说铺开一张用水汇成的水神纸镜,上面显示每一个人的身份。
  “我竟然第一世是屈原,第二世李白,第三世是范仲淹,第四世是鲁迅,第五世才是我,我已经满多少千岁了啊?我不相信你这个破镜,纯洁是骗小孩!”柳如烟再次惊奇,又感到不堪设想。“好,不信任也能够,那你知道你旁边的女孩是谁吗?我告知你吧,她是我的妻子……你晓得我是谁吗?你打上打玉帝下打阎王,不敢打上帝吧。我是专管玉帝、上帝、阎王的天圣,都匀鼻甲肥大医院,全部宇宙是独一由我主持。”“妻…妻子!?她这么美丽,这么年青,你那么……那么怪那么丑那么脏!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可能,痴心妄图!”柳如烟很鄙弃的说。“你不信可以你问她啊?”天圣答道。“你是他的老婆吗?”柳如烟问。“是,我是他的妻子。”女孩道。“不行,我要带你走,你跟太不般配了,我要让你分开魔掌!”柳如烟对女孩说。“你小子不要命了啊!我劈天圣掌劈逝世你!”怪手天圣说着就开端发功力。
   “ 烟儿,烟儿,快起床,你今天要上课,快起床,要迟到。”柳如烟的妈妈在门外喊他,“你来,我不怕!不怕你是天圣!”柳如烟大声的说道。“这孩子在与谈话呀?”柳如烟的妈妈边说边就进入柳如烟的卧室,当他的妈妈一见门就看见柳如烟满脸汗水,像被什么吓倒似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8-24 08:23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