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69|回复: 0

我拿什么救命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6 17: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章:男儿一跪仍英雄
  北风还在吹,大雪还在不停从天空中飘落下来,跟着北风纷纭扬扬落在大地和山上,而在这个节令出身的孩子好像命中注定该面临很多的考验。
  山里人本就不富饶,再加上丧妻办理凶事也差未几花掉了家里的积蓄,虽然秦勇夫妻都是人民教师,但他们的工资是菲薄的,甚至他们的工资加在一起都还不够家里的生活支出,有时发不出工资他们也是毫无牢骚的,因为他们需要的不是金钱和富贵富丽的生活,他们真正需要的是可能让大山里面所有的孩子都有知识,都有文明,在这个社会没有知识和文化是很恐怖的一件事件,没文化就代表没有发展和生存才能,那样就不能走出这坐大山,就不可以有很好的发展机遇,秦勇和他的妻子是这座大山里唯一走出来的大学生,他们之所以毕业以后抉择回到这里就是想让这些孩子有知识有文化,不再受饿,不再为以后的生活而认为没有冀望,在秦勇和妻子的眼里,只要有常识有文化,能走出这座大山,外面就是这些孩子们的事业和生存之路,所以,他们是不会在乎学校会不会给他们发工资,而在那个时候发不出工资的情形简直占一年的三分之二,所以对秦勇和妻子的内心来说,他们是在任务教书育人,同时乡亲们对这两位老师也显得特别的尊重.
  而隔壁的王大妈家也差不多是雪上加霜了,为了能够保持生活王大妈卖掉了家里本欲留着养大产仔的一只小母猪,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面临刚出生的两个小娃娃,他们似乎没有一点应对的能力。
  铃儿和雨涵刚诞生就失去母亲,失去母亲那无所不至的照顾,而对什么都不懂的男人们,他们除了抓头在哭闹的孩子面前走来走去仿佛一点招都使不上,假如不是王大妈对两个孩子无微不至的照料,真的不敢设想这两个孩子运气该怎么?
  对于冷暖,孩子哭闹这些王大妈是不在话下的,但你让她该如何让孩子不饿呢?这么小的娃娃啥也不懂,对她谈话简直是对牛弹琴,困了就睡,饿了就哭,哭的直让所有人觉得揪心。
  看着因为饥饿而始终哭闹不停的女儿,秦勇感到了就愧疚和手足无措,为了这个小生命,最爱的妻子逝去自己的生命,而他却没能维护好自己和妻子的骨血,让这么小的小不点就开始尝试生涯所带来的饥饿,他恨自己没用无能!秦勇从这一刻起开始从内心责备自己,甚至他从这一刻起开始感到对妻子和女儿的内疚.
  秦勇再也不忍心再听那让他痛彻心扉的哭声,他看看哇哇大哭的女儿,心里一振酸楚,接着回身摔门而去,外面大雪还在飘飘洒洒的飞腾,整座大山和曲折的山路都被大雪笼罩着,秦勇被面前白色而又纯粹雪白的大雪刺的有些睁不开眼,冬风刺骨般奏乐在秦勇的身上,秦勇只衣着一件薄弱而又破旧的毛衣和外套,被寒风这么一吹他不禁的打了个寒颤,然而在这严寒的一霎时过去后他的心他的头脑很快又沉迷苦恼和愧疚内疚之中,他的心开端缓缓变得痛苦悲伤……
  “啊--”猛地,他仰天大喊,将无尽的痛恼一并在这喊声中发泄出,儿童小说校园小总统追求出版,他的声音响彻山林,随即又被天空中的大雪覆盖.
  底本充满生机壮志凌云的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内心世界开始渐渐变的黑暗,刚强的他不知何时开始蒙受不住生活的重担?当希望幻灭,是否就会对生活无望?
  “砰--”秦勇面无表情无力的跪倒在银装素裹的大地,面对产生的这所有他突然感到好累,真的好累。
  妻子躺在那冰凉的板床上的一幕人不知鬼不觉又涌现在脑海中,虽然脸色苍白,最好的耳鼻喉医院是哪个,但丝绝不影响她那美丽的睡容,似乎在她的嘴角还挂着满意的笑,那是什么什么意思呢?
  “你说我们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爱好,只要是你生的。”
  “厌恶,如果是女孩就好了,我就能够教她学舞蹈,未来跟我们一样,做个教书育人的国民先生,你说好不好?”
  “好,我也喜欢女孩,像你一样俏丽动人,我会好好爱惜掩护你们母女俩的,决不让你们娘儿俩吃一点苦受一点罪,我起誓。”
  “只有我们一家人平安全安相亲相爱在一起我就称心如意了。”
  “……”
  而曾经他们对这个将要出生的小生命许下的承诺也从遥远的处所飞来,一直缭绕着他。
  产妇难产,大人小孩只能保其一,她极力请求保住孩子……而后,是医生最后一刻的告诉。
  以往的一切一切就像放片子般从秦勇的眼前脑海心脏不停的重复重复再反复,折磨着他,只要他一闭上眼睛这一切就会呈现在他脑海里,他的心就会像针扎一样疼痛……
  许久好久,秦勇从雪地上爬起来,只管棉裤都已湿透,而他自己却完整没有感到到,而从他坚决的眼神中好像可以看到他那动摇的信心。
  用自己的性命去赡养女儿,让她长大后学跳舞完成妻子未实现的宿愿!这是秦勇对妻子的许诺,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跪在地上对妻子的承诺,是这个为人师表的老师跪在妻子眼前给予妻子的承诺.
  这不是一个男人的脆弱无能,也不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苦楚的倾诉,而是一个男人给天堂里自己妻子的承诺,只能是承诺,不能是别的由于秦勇要让自己女儿走她母亲没有走完的路,要让素来没有见过自己母亲的女儿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巨大而又仁慈的.
  这个时候秦勇已经不是懦弱了,他心坎充斥了愿望,布满了对女儿的盼望,固然他曾经无数次会跪在妻子坟前,可是他现在和从前在所有人心里都是一名好老师,甚至是好汉,舍小家顾大家的豪杰.
  俗话说:“事在人为。”
  只有想不到的,不做不到的。
  窘境时重在团结。
  在王大妈家,秦勇和王大妈的儿子江力商谈了良久,决议去村里恳求大家的帮忙,给两个小娃弄点奶喝,好在山区人浑厚热忱,刘大爷把自己家独一一只奶羊奉献了出来,这样可以让小娃喝羊奶……
  为了更好的培育小娃,江力盘算走出大山到很远的都市“打工”;而秦勇持续在“曙光”小学教养,为了未完的心愿,也将担负教导这两个小娃的重任。
  虽然生活困苦,但两家人决定和衷共济一起应答上天的考验。
  就这般,两个小娃一直喝羊奶,没有母亲的奶水只有母羊的羊奶,铃儿雨涵就是在羊奶的哺乳下茁壮成长的,或许这就是穷人孩子坚韧的生命力吧。
  十年后
  “铃……”下课的铃声音起,孩子们无一不高兴的奔出教室,只有两个漂亮动听的女孩还在课桌上当真的挥舞着笔。
  “铃儿,放学了咱们回去吧!”
  过了好久,埋头正在学习的女孩仰头对身边的还在写字的女孩说。
  “恩,好。”
  说着,叫铃儿的女孩扬起嘴角,给她一个甜甜的微笑,鼻窦炎需要手术吗,她的微笑充满了无邪和可恶,同时也充满了发奋图强的意志。
  家里前提不好,她们虽然不大但是她们知道该如何爱护自己的求学之路,所以她俩听话懂事认真学习,因为他们的爸爸说过,只有好好学习才干走出这个大山,领有美妙的将来,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她们知道只有好好学习爸爸才会愉快。
  两个女孩子很快整理好课本,而后仔细扫除完教室的卫生分开了教室。
  “雨涵,警惕点,刀刚昨天磨的很锐利的。”
  铃儿用担心的眼神看着雨涵,小心的嘱托身边正拿刀割草的雨涵。
  “恩,我知道了,得快点,要不天就黑了,回去晚了奶奶会担忧的。”
  叫雨涵的女孩头也没抬,说道。
  “好。”
  两个女孩没有其它过剩的谈笑自若,铃儿弯下腰开始纯熟疾速的割地上那些绿油油的小草。
  天天放学后她们都会去山上割草,猪草羊草等带回去帮家里分担点事,俗话说的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奶奶的年事已经很大了,爸爸终日都得在学校,家里的家务基础上都是这两个懂事的小姑娘放学回来后做的……
  也许上天给予她们最好的就是坚韧的生命力了,除此之外毫无其余。
  江力长年在本地打工很少回来,他不是不想回来,而是感到自己还没有任何成绩当初回去无奈面对本人的女儿以及秦勇,自从江力出去打工走当前,铃儿和雨涵吃住都在一起,她们两个如影随行,几乎就像是一家人,不知道的人相对不知道她们不是一个娘生育的,而江力也会把自己打工赚回来的前统统寄回家里,他晓得家里或者比自己更须要这些钱,所以他在异乡特殊节俭节省,为的就是家里面的两个孩子跟王大妈.
  “啊--”虽然已经很当心了,但雨涵仍是被锋利的镰刀割到了自己的手,那一霎那,鲜红的血液从破口的她嫩嫩的手中汩汩流出,也可见伤口之深之大。
  “雨涵,流血了,好多血,怎么办,怎么办?”看到那一直流出的刺眼的鲜红,铃儿惊吓的大呼,神色显的也有些苍白。
  好多血,好多血,她从未看到过.
  铃儿关心的问:“应当很痛吧?”
  “没事,给我布,快点。”
  “紧咬牙关,保持一下我给你包扎,治疗咽喉炎吃什么药。”铃儿流着眼泪启齿道。
  那么大那么深的伤口,痛是不必说的,但是她并没有哭,甚至没有流一滴眼泪,眼泪对穷人是没用的。
  “痛吗?很痛是不是?”铃儿一边关怀的问雨涵,一边从身上撕下一块布,那是她唯一的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平时可法宝着呢!可是这一刻她想都没想就撕下了一块,比起受伤的雨涵,这已经不主要了。
  明明是雨涵受伤了,明明是雨涵在痛,但是她就像自己在痛般,在问出这句话时,眼泪不受把持的从眼眶里大滴大滴滑落出来,她知道眼泪只对软弱的人它对穷人是奢侈的,但是这一刻她却无法节制,就让她奢靡下吧。
  “不痛,一点都不痛的,铃儿。”
  看着呜咽的铃儿,雨涵扬起嘴角向她笑,笑的那么开心,可是那不停低落下来鲜红的液体又是什么呢?真的不痛吗?那只是雨涵在抚慰铃儿.
  一阵风过,吹乱她们的发丝,扬起她们的衣衫,荒凉的山坡,只有两个小小的人儿绝对哭泣,她们的身材被整座大山烘托的是如斯微小,而风也似乎不忍那么无情的刮,匆匆远去,只是却带走了这稚嫩的哭泣声,还有那刺鼻的血腥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9-22 05:40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