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48|回复: 0

恋情劫录序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 17: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输入爱情劫录搜索看长篇连载
  跟着容伯的喊声我们退回厅中。这里的大厅正面正中也是放着两张椅子。一位五十来岁的、衣着整整齐洁的素服的妇人端坐在右边的椅子上;左边的空椅子上同样放着红白封包。我和伴娘捧着的花项鸡向歆兰她妈三叩拜后,便哽咽着喊了一声妈。“哎!”二婶一边应着一边流眼泪。容伯见状立刻喊出了我和歆兰的婚礼的第三句道喜的话:“恭喜恭喜!恭喜大年嫂!祝贺大年嫂你得了个重情重义的,有本领又有孝心的好儿子。”
  二婶还是自顾自的流泪。她机械地伸出开端枯干的、微微发抖着的大板手拿起身旁的椅子上放着的红白包,在递给我和伴娘刘秀冰红包时泪水把红包滴湿。二婶默默地细心地也将那两封滴湿了泪水的白包绑在花项鸡脖子下的黑绸带子上。
  “谢谢妈!”
  接过二婶递给我的红包,我用嘶哑的声音说着鸣谢;在灵猫他妈双手使劲挤压的作用下,那个花项鸡也“咯咯咯”的叫了几声道谢。此时此刻,一直在旁边观礼的、神色肃穆凝重的灵猫和彭定昌,也都忍不住低下头掩住鼻子流下男儿的泪。
  “多谢大爷!多谢秀冰!多谢定昌!多谢山建!”
  二婶说着感谢的话站了起来,递给容伯他们各人两个红包后忍不住低声哭泣起来。
  ****
    姐。这是咱们的洞房,是我和姐渴望良久的洞房!姐,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终于结成实至名归的夫妻。姐,你愉快不?我知道你肯定和我一样甜美兴奋的。
   我呢喃着。迷迷糊糊的烛光中,歆兰微笑着走向我。
  姐!你笑了,姐笑的真好看,姐的笑颜原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看的!姐。你快过来,快过来躺在弟的身旁,对!把头枕在弟的胳膊上。姐。看你脸上的那两个若有若无的小酒窝最能醉晕人的。晕了我晕了,我要亲一口这酒窝,我要饮酒醉醉。…哎哟!你这个小坏蛋,就会恫吓人的你看我怎么整理你这只赖猴子。别别别,姐!打一下我看看能不能醒酒?假如能的话,姐你赶紧打。要不,弟就真的要晕倒的。不外,晕倒在姐的怀抱的话,弟就会不醒的毕生一世都沉醉着。…我不许你胡言乱语,口无遮拦的什么不醒的,弄的我老是心慌慌…
  姐!为什么你打人不会痛?朦朦胧胧中我侧过火,透过泪光我看到枕边的花项鸡的眼睛在定定的看着我自言自语。我微微的对着她召唤:姐!姐。
  
  呀——弟,你的脸为什么很烫;…姐!嗯,姐你的身体好香!闻的我有点昏;…弟,别这么大声。你听听,山那边有人;…嗯!嗯,姐,别管他们;…弟!嗯,你,不,嗯!嗯,你还是不要这样,被人看见就不好;…嗯。姐。…别!弟,山那边真的有人;…姐,不要管他们,反正他们又不会到这边来的;…姐,我,…弟,我,我真的很怕。你,不要,五为运气舵盘请大家点评正在二级签约!…嗯,姐;…弟,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我,我没有!我永远都不会生姐的气;…那你为什么不挨近我?…姐,山那边真的好多人哦;…弟!你真是越来越坏的总是要欺侮我;…姐!没,没有。只是——;…只是什么?不许有只是的;…姐,你的身体真的好香;…嗯!弟!你就这样抱我,姐就这样躺在你的怀抱里睡一会;…嗯!…弟,还过一年多姐就毕业,到时我们就可以每天形影不离的在一起;…嗯,姐!我做梦也是想着那一天的。…傻猪猪,不就是四百五十天吗!象数羊羊一样的好快就会过去!
  过去了。姐,姐!所有都从前了。我们终于可以如影随行的在一起。
  ****
    歆兰失事,特殊是跟她结冥婚后。我没日没夜的混混沌沌地过了没有任何知觉的十多天。在这段时光里幸好有彭山建跟彭定昌两位替我治理农场的日常工作我才不至于人财两失。咳,人都没有了,财多多都没有用。本日一大早,我还未起床天就哗沙沙的下了场大暴雨。挨中午天却又转晴了。吃完饭,我走出茅棚伸了个勤腰,看着窗外远近的山色清爽暧昧,那绵延一直的苍翠是一幅浓浓的水墨画。我突然来了精力感到身材利落了很多。于是,我回屋里拿了始终不勇气翻阅的歆兰留下来的笔记本往屋后石凹山上去。
  以往,不论是看小说仍是看杂志,我有一个先看了终局后再从头翻看的习惯。更何况这是歆兰留下来的日记。我想知道她在最后的日子里写了些什么。看看是否从里面得到提醒能够解开压在我心中的疑难。我找了块树荫草地坐下来,从后面缓缓的打开歆兰的笔记本的最后一则日记。然而,当看到歆兰那清秀的蝇头小楷,我的心就牢牢的揪着的痛,禁不住悲戚戚地吆喝了一声:姐!刚清楚起来的心绪又含混起来,头脑再次一片空缺。我往草地躺倒,仰看着慧蓝的天空下白云一朵挨一朵的在悠悠飘扬。我晓得,姐就在白云里蜜意地看着我。姐,姐。你快快下来。
  吱溜,呜吱溜! 吱溜吱溜。
  树荫在人不知鬼不觉地移走,太阳的辉煌照在我的脸上炫了我的眼睛。过了好一会,百灵欢乐的啼声把我唤醒。我一咕噜的坐起来,满怀心事的翻开手上这本这万斤重的笔记:
  (5月10日清晨)弟:你知道么?我真的很想回来看你一眼。都怪我太糊涂真不该…真的!这不能怪酒不能怪谁。咳!也只有这样了。弟,我真的很想回到你身边,亲口听你说一句谅解我。我想过的,坐汽车不快;坐火车不快;坐飞机也不快。甚至坐飞船、坐火箭都不快。只有这样才是最快最快的。一分钟、十秒钟、甚至不用一秒钟,弟!我很快就可以回来见到你的。弟、你现在在哪里?姐真的很想你。
  姐,这是为什么?姐。你想见我,一个电话我就会飞到你的身边。姐!你为什么这么的糊涂?不对,不对!姐,你是否想说什么?不对,错误。四年已经由了三年,之前你素来都不是这样谈话的。前两天,你还在电话里跟弟聊的很开心!还兴高采烈的问小蛮婆下崽没有。我还跟你说不必过半个月,小蛮婆就会做妈妈的。姐,姐!你回校还未到十天,怎么就会变成这样的?你告诉我。姐,你快告知我!不,姐你相对不会忽然间就狠心丢下我。姐不会平白无故的丢下我的,姐,慢性喉炎怎么治疗
  读着歆兰的日记,我的肉痛无比。
  (5月9日晚)弟:我真不该。对不起啊!我对不起你。我非常恨自己。很多许多的话不知道怎么对你说。
  姐。无故真个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我模模糊糊的想:歆兰的语气为什么会变得令我觉得有点生疏?
  (5月9日晨)弟:我异常无比的想你。不,我不能再想你了。这真的很累人,不,弟!我真的糊涂极了良多事情想不通。我为何突然的变得那么的丑那么的脏?丑的不能见人脏的无论怎么洗也洗不清洁。我这身子究竟是怎么啦?怎么就越洗越不干净的。弟,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很懊悔,该怎么办?弟,弟,你快过来啊!快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不!弟你不要过来,你来了我会弄脏你的。弟,总之,你千万不要过来。你是不会明白我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真的不应该…
  姐。你写的是什么话!姐在弟的心目中永远永远都是最靓丽最迷人的。姐的身体永远永远都是世界上最纯粹最纯洁的。姐!你这是什么话?不对,不对!无端端的姐你怎么会说自己的身体脏?姐!你毕竟想说什么?姐,你的身体又怎么会脏?姐!你知道也曾说过的!这个世界上弟是最明白你的心的人。为什么当初你却偏要说弟不会明白你?不明不白的又怎么会说本人错?姐你是不会有错的,姐你无论做什么在弟的心目中都没有不应该。
  (5月8日午)弟:我想你。想娘,打鼾怎么治啊。也想小蛮婆和小关公。小蛮婆真的要做娘了么?她真的很幸福。小关公长大了是不是越来越生性?弟,弟!家里的所有是如许的令人挂念。而最令我牵挂的就是你。
   (5月8日凌晨)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真的非常仇恨恨自己。一年,为何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一年也是一个很遥远的概念。别说一年,有时候一天也能把有情人分隔在天边和天涯。甚至会把有情人离开阴阳相隔。为什么?我真的后悔。那天为什么要怕?管别人什么事,他们在山的那一边又不会看见我们的。我为何偏偏就忘了弟从来就没有试过不听自己的话的。说了违心的话还在痴想着弟会进一步。实在,我从头到尾都是弟你的,多么的盼望…我还怕那么多做什么?我早就应该是你的。那几回,弟,你不要怪我妈。妈真的是无意妨害我们的。
  姐!你这是在说什么!还用说么?姐永远都是弟的。我怪你妈什么?你妈不也是我妈么?
  姐。呜呜!
  ****
    “蒙哥。我真的无法设想,我真的无法接收这个事实。”
  我绝不迟疑地把歆兰的笔记本递给蒙哥看。“笔记本最后的四则日记,我敢确定不是歆兰写的。”
  “依据什么?”蒙哥看了好一会才说。“字迹,语气。文字格式跟前面的好象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是笔划粗细和锐力度都截然不同。即至少可以肯定是同一支笔写的。”
  “统一支笔写的没错。这支笔是我买给歆兰的,”我有点着急的说:“首先是语气。我读之前的认为很亲热,好像听到歆兰在我耳边说那些带点唠叨的轻声细语。但后面这几则我读的时候一点亲切的感觉也没有。”
  “哦?又会这样?”蒙哥还在很当真的看日记头也不抬的说:“我读来读去,这多少则日记文字里的语气一呼一吸都都跟前面的一样。这就怪了,我读书未几不少都会有点心得感觉的,你说的感到我真的读不出来。”
  “最显明的就是。”我连忙坐到蒙哥身边,伸手在笔记本里指导着说:“歆兰写文章简直是不用感慨号的。你看,这四则日记她竟然写了七个感叹号。”
  蒙哥看了后连忙倒翻看了十多页,最后点拍板说:“这点没错。不过,是不是你女友人当时心境冲动的缘故。”
  “这个我也想过。”我茫茫然地说:“更主要的是,歆兰以为我读书不多,所以写给我的日记书信从来就不会结结巴巴的不明白。你看她这几则,遮遮掩掩的半吐半吞,这可不是她的作风。”
  蒙哥说:“这不是什么遮蔽。我看的明明白白。戈华,我知道你对文学懂得也不浅。应当知道有些事件是不好心思说明确也不须要说清楚的。”
  “这其中的意思我也读出。但这些费解的说话对我们来说就是讳饰。”我真的急了,说:“我一时说不清晰。由于我们商定,当前的人生途径无论谁碰到什么大小事我们都坦诚相告,独特面对。日记说的这些对不起、真不该、太糊涂的语句,毫不会从歆兰的笔下写出来。因为歆兰绝不会做她写的这些不该做的糊涂的事。”
  “你又凭什么这么的肯定?”蒙哥冷冷的、有点不置可否的说:“你总应该知道,治疗鼻炎医院好,有些引诱是任何人都抵御不了的。戈华,我知道你是一个十分沉着的人,怎么就这样的两厢情愿?告诉你,女人的心理我们男人无奈猜的透。女人可怕的善变你还未阅历过。”
输入书名:恋情劫录搜寻看长篇连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11-21 14:31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