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05|回复: 0

蔡骏我用基因创作了儿子我用智慧创作了世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0 18: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签:爱在中国行 散文原创 感悟随笔 生涯记载 文明,怎么治疗咽炎
  芦苇荡(1):鸭蛋  
  
  我又驾驭思维的野马,回到那迷人的芦苇荡……
  故乡,依坝绕水,可算小小的“鱼米之乡”。村东的河,是属于孩子们的河,一年四季,碧水长流,无争无怨地向西流呀流……这里有“乐队”——呱呱的野鸭戏水;有“戏台”——一人多高的芦苇荡,散落在一个个小岛上,无边无际。苇絮飘扬,像天女散花,煞是难看。铮铮河水之声,送去了,乡亲们一个又一个苦涩的梦魇;迎来了,小村人一个又一个节令的春天。
  当彩霞姐姐给大地梳妆结束的时候,依照惯习,我和搭档鸭娃,各自牵着家里的牛,把它们赶到坝堤上啃草。对着明净的湖面,躺在柔软如牛皮的草坡上,望天穹中游弋的云。咱们开端唧唧喳喳地争辩起牛郎织女的儿女的后来、孙悟空跟牛魔王谁的本事大。在爷爷奶奶那里听来的,全“掏”了出来……又扯到鸭娃名字的来历,问他是不是过诞辰专挑鸭蛋而不摸书本?他羞怯地矢口否定。不论他是不是从小就爱好吃鸭蛋,反正,我感到他是十分喜欢鸭蛋的。
  一番吵闹,破镜重圆。接着捉迷藏。我是高玉保,鸭娃只好默认周扒皮(正反人物)。
  芦花溢香,层层的芦苇溶进了我。鸭娃尾随而来,追呀追,躲呀躲,一会儿,我便甩掉了这可恶的“小地主”。我气喘吁吁停了下来,蹲在草丛中,俨然是高玉保偷看《半夜鸡叫》中周扒皮深夜起来干什么的情况,一动不动。
  “沙沙”的脚步声,自遐至迩。他机警地搜寻,时而爬行,时而急行,猝然虚张声势:“你跑不了了!”
  “哗啦——”我不禁发抖了一下,碰响了一片枝叶——目的裸露了!正在我筹备敏捷“大流亡”之际,鸭娃忽然惊叫:“鸭蛋!”
  “我早看到了!”我因势利导,沿着他手指的方向,真的发明一窝白白的鸭蛋。
  “分!”我满不在乎地说,飞腾,贵阳哪家看中耳炎最好,显得非常大方慷慨。
  “好!”鸭娃闪动着大眼,露出豁牙笑了,真是一副鸭蛋脸呀,我也哈腰笑起来。倏地,他又打住了笑:“慢着!”
  “怎么?全要?——七个,你四个吧,贵阳治耳鸣多少钱!”我的声音有些飘。
  “我不要,你也不要。”
  “给谁?”
  “哦,我想,你看吴大爷没儿没女,平凡连个咸菜都吃不上,不如送给他;等我长大了,喂多多的鸭子,再还你许多良多个鸭蛋。”
  “说的轻盈。”望着他满脸的稚气和向往,我执拗地反对:“又不是偷的,要给,把你的一份给他;反正——”我拍拍胸脯,意思是:我的,归我。
  “行。”他喃喃地答复。
  后来,吴大爷弥留之际,他始终守了三天三夜。
  前年回到家乡,见到远离多年的鸭娃,我压制不住心坎的疚愧,向他提及那多少个鸭蛋的事,他爽直地笑了:“有这事吗?吴大爷真够可怜的,要搁今天,该有多好呀!”
  是呀,今天多好啊!
  童年时与我相亲相伴相爱的芦苇荡,现在更旺更密了。坝堤上装置了发电机组,“隆隆”的声音,回荡在芦苇荡的上空。群鸭嬉闹一湖春水,闪耀着珍珠般的光芒……
  或者,从前的很多事件,鸭娃早已忘了,但那迷人的童年,那金色的芦苇荡,都已永远镌刻在了我的心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12-13 08:23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