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63|回复: 0

折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9 17: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忽然想去肇庆。
说突然其实不突然。不久前开始练羊毫字,对纸墨笔砚也发生了兴趣,几回和友人唠叨:想到肇庆看看端砚。不一定要买,就想看看这四中名砚之首的端砚是怎个样子。总觉得这墨砚是古物,有种说不出的吸力。可是一拖再拖就不了了之了。今天又突然想去肇庆,却不是为了看端砚,练字的热忱从前了,好像对砚的兴趣也低了;是想去看看肇庆这座被称作历史文化名城的小城。近来,自己的兴趣好象好所不同,以前偏爱自然风光,爱登山临水,憧憬大自然,现在好像对人文历史,风土人情更感兴趣。每到一个地方,看过风景名胜,最想的就是在城区逛一逛,看一看,感受一下当地的人情人事。俗话说得好:三里不乡亲,十里不同俗,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持点特色,可以说每到一个新地方,就像进入一个新世界,满是离奇的魅力。这种新颖的魅力,对我的诱是越来越大。
自然风景,最宜怡情养性,能洗涤心灵的尘诟,开宽胸怀和眼界,让人悠然有超然降生之想,但自然景色美在表面,哪怕千奇百姿,喉炎一定要手术吗,绝对是静态的,给人多是一种固定的审美愉悦感,换句话说天然给予人的是心灵的安静,精力的自在,是内敛的,是自省的。可是一座城市,鼻炎好的医院,一个城市,或依河而建,或沿山而筑,或平原千里,或四周万刃摩天;还有历史长久的古都,有充斥传奇颜色的老城,有地方特点的小城,有异国情调的边城;气象之不同,地区之差别,构成了千奇百奇的风土人情,和各种各样的历史沿革,就算是同样的高楼林破,毂击肩摩,或一样纤佰纵横,田畦无数,但里面生涯着各种各样的人。人的酸甜苦辣,事的前因后果,物的发展变化,所有这些造成了一股内在的魅力。人,才是真正的灵魂和中心。固然,做作风物也有四季的更替,阴晴的变化,但人发明的世界,每一刻都在变更着,发展着,融洽着,创造着,更为耐看耐读耐品。外在的美,远不如内在的美。现在我就大的盼望,就是每到一个城市,能够住上一二个月,有足够的时间,去熟习,去浏览它的丰盛内涵,感触街市的鸡零狗碎,过几天当地人家的平凡生活。我很想了解一座城市,由其是它的历史传统,微风土人情。
在十多年前,搭夜船到肇庆,是看七星岩;四年前搭火车到肇庆,同样是看七星岩。除了七星岩给我漂亮印记,我其实对肇庆一点都不懂得,甚至是没一点的印象。七星岩不能代表肇庆,肇庆是一座城,是城内城外,有形无形,全体的综合。一座城市,你不明白它的历史传统,不知道它的风土着土偶情,看到的只是到处一样的高楼大厦,人来人往。你根本不知道这座城市,你根本品不出一座城市的滋味。说没来过,也是适合的。而现在所谓游览,差未几成了在景点上拍照纪念的新到此一游罢了,回去之后,除了多了一堆照片,感想仿佛不。知已山水,是要用时光,须要用心坎,用本人的性灵去感触,去咀嚼,去交换,是要居心灵跟历史,天然,时空对话的。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那才是一种境界,一种真正的交流。
未几前“发现”了佛山,虽然古朴不足,难称古城,然而历史的积淀还是不难发现,给了我许多的意外之喜:求景不必定请求远,美无处不在。也许恰是这种发明带来的惊喜,点燃了我一种盼望:肇庆会不会也像佛山一样,能给我更多的惊喜呢?我知道,我读不透肇庆,但这又有什么关联呢,进程就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2>
在花都上汽车,二个半小时人就到了肇庆。车站就在七星岩牌坊邻近,一仰头,七星在望,星湖亦近在眉睫。但我并不急着去看景致,只是向七星岩的方向远望了几眼,就促走进了城区,怀着探险般的高兴。
我走的街名叫文明路,行人不算太多,不知是中午时候行人太小,还是因为不是主要街道。走了好长一段,才见前面有一条横街,车来人往的,热闹多了,岁月如风一卷四连载一二五内容大连本国语学院。叫建设二路。许多城市都有一条以这名字命名的街道,我们花都就有,还是最重要的主街。我不知往哪走好,东张西望,盘算买张地图,盲子摸象究竟是不成的。可这里全是大商场大商店,不见有出卖地图的小店。却瞟见前面有块很大的指导牌,唆使前面是宋城。宋城?名字听起来像是个景点或是一个公园。不知远近,逛逛看看吧,有个目的总比漫无目标好。没想到会这么近,刚过一个街口(天宁路),就是宋城路,透过婆疏的树影,在高楼大厦间,一堵古墙展示在左前方,样子点像长城-----其实城墙都是这样。
开端我真以为这是一座公园或游乐园的外景。现在许多地方都爱弄一些仿古修筑,就算没悠悠历史,也添古色古香。这也难怪,古代的城市建筑是越来越千篇一律,越来越没有特色,古建筑中无论是城墙还是楼台,更不必说是大堂厢房,确切很有民族特色,很有建造美感。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传统未必就全是落伍。比方北京城墙,宽可走马行车,要是能保存下来,巍巍皇城更见派头。而城墙内外、高低均可避作市场,或作公园,既不妨商业发展,也保全古迹,更是一绝,怕是举世无双了。惋惜北京城墙还是拆了。时至今天,还有数不尽的古迹古物一直被拆被,永远消散了,同时又有无数的仿古修建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叶公好龙,不见文化,只见铜臭。这也是一种反讽:中国人不爱真古迹,只爱假古董,不为文化只遵从贸易。商业当然要发展,没有销烟的战场,靠的不是枪炮,拼的却是文明。没有文化的根,能走多远?能撑多久?
这是真正的古城墙,不是仿建的,留意观看,就会发现有几种不同格规的城砖,这是城墙自宋代始建,历元明清,历代修补的痕迹。宋到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墙面长满了杂草和各种小动物是另一种岁月的留迹,这勃勃活力或者叫杂草横生,不更加托出一种悠悠的苍桑和古老么。我倒怕有一天会为了雅观,把这些杂草全部除去---后半载城墙正在修辑,墙面上的杂草除光了,只余一片灰黑的痕迹-----岁月的脸纱脱落,历史的面一脸惊诧,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虽然是英俊了,却不象古城。咱们不欠美丽的,只欠古老的,原始的。
城墙有五六米高,长近一里,城门两边有石级可上(显然是后来被上的)。上面宽如马路,竟然还挤着几户人家,平房低矮陈腐,却高据城墙上,俯视着下而后人流车流。檐下窗前种满了花,艳鲜的花,古老的城,陈旧的房,成了一道独特的景观。后墙或接人家,或通小巷,城墙真的成了马路,三三两两的身影,不是游客,多是居民;上上下下的脚步,不是探访,而是走路。城墙另一端建在高坡上,悠扬而上,最高处筑有披云楼。楼是新建的,仿藤王阁,高巍峨立,颇为壮观;是登高鉴胜之处,可惜所在那段城墙正在修辑中,走不外去。
很多城市都有一二段残留的古城墙,越秀山上就有一段明代的城墙。这宋城墙兴许时间长些,较难堪得,其实也不算太特殊,但越走我却越惊愕:这那只是城墙,明明是一座城。城门城楼护城河等早已拆除和填平,但四堵城墙却依然保留下来,上面这一段只是其中的一面,其余三面城墙亦大抵顾全完好,这不是城又是什么?不是披云楼那段不让进,我就在城墙上走完一圈,回到出发点了。没想到竟然有一座完全的古城。其余的城墙基础上没有复完城牒,看上去倒像一个高台(很长的高台),满是杂草,很是荒漠。这样的处所,更宜夜晚,一轮明月,树影扶疏,草间虫吟,身在闹市却有荒山孤城之感,想到“高高秋月照长城”的诗句来。
看了简介我才知道肇庆古称端州,宋徽宗赵佶原是端王,封地端州,登大宝后,便将端州升为府,改名肇庆,以示志庆。当时的肇庆城墙还是夯土墙,城也小,不象个州府的样子,于是改土墙为砖墙,扩展城池,遂奠定了肇庆城的基本。呈长方形,周长2800米,不算很大,但在宋朝时,也不算小了。
<3>
从天宁路和建设路走入宋城,你立刻会发现,时间在这里似乎倒流了几十年。天宁路四周一带是肇庆最繁华的路段,高楼大厦成林,大商场名商店一间接一间,一派现代大都市应有的繁华,热烈气象。在城内,小街里巷就不用说了,低矮的平房,拥挤在一起,一间串着一间,只有临街一面才有门窗,昏暗、湿润,披发着一股古旧的气味。就算是城中惟逐一条大街,城中路,狭小之外,还无比波折,转来绕去,用九弯十八拐弯来形容,也不为过。最最称奇是两边的楼房竟然一律全是以前的骑楼,一排柱子列开,幽邃且古朴。
骑楼是岭南非常有特色的建筑作风,底楼的一半为店铺,一半为人行道,二三楼则“骑”在一楼的店铺及人行道上,替行人遮风拦风,免去日晒雨淋之苦。我曾经专为了看这种骑楼,跑到乡间的小镇去,在城市里,骑楼是越来越少了(现在的楼房只有“飘篷”,没有柱子,不管是适用或是处观,给人的感觉和味道都是完整不一样了。)骑楼样子或有点愚笨,但通过柱子的各种造型和雕花装潢,却常有一种古拙的美,甚至是一种雀跃的气派,那后果可等同小型的罗马柱。我总觉得旧建筑,多不以大为美,求的往往不是壮观,而是精巧,你看木雕,砖雕,须弥座斗拱,工夫全在轻微处,构建的是内在的韵味,现代的建筑多是求大,求整体的宏观气派,精细往往不足。难说谁更好,只能说各有特色,各适合时期。
骑楼是砖墙瓦顶木阁:圆木作梁,上铺木板,就成了楼层,楼梯也是木的。那时少水泥钢筋,多的是木材。所以铺面都不大,房子也不高,店与店间,你挨着我,我靠着你,挤得密密码码,没半间的缝隙,看惯了大商场的美伦美奂,觉得这里特别陈旧,简陋。有些骑楼底没封天花,露出变黑变霉的木梁和木板,更有种岁月苍桑感。城中路两边,就全是这样的小商店,下面是铺面,上面住人,看铺也是在家。店主都爱搬一把竹椅,坐在骑楼底,女的摇着葵扇,男的喝着热茶,东家西家就有一句没一句闲聊。住在这里,每天会晤,大家都成了熟人。到了做饭时间,就这家在街边洗菜淘米,那家在骑楼下杀鸡剥鱼,见来了客人,才起身过去召唤,一边把手在围裙上擦:“想要点什么?”。一时间真弄不清这是了商业街,还是进了住宅区,也弄不清他们是在做生意,还是在过小日子。
崎岖的街道,密集的屋子,低矮的骑楼,一根根柱子,给人感觉有些凌乱,但那种融洽和人情趣,却是普通城市不多见的,好像在这片古朴的建筑里,也更多地保留了些醇朴。虽然古旧,却一点都不脏,像开始褪色的旧照片,反而有些朦胧的美感。更比城外安静多了,走在这里,脚步会情不自禁放轻放慢,不象外面那么匆仓促,多了一点的闲悠。我还惊喜地发现了一家很古老的理发店,这样的理发店,现在基本绝迹。那些粗笨的老木椅,磨得黑亮,镜子是没镜框的,理发用的还是手动的发剪,我恍如一下儿回到了遥远的七十年代。
别以为城区里全是小商店,没大单位,市政府就设在这里,不算太高大的门后面应内有乾坤。市政府没搬走,让我有些意外,我想是因为这里虽然古旧一些,交通也不算太方便,却是肇庆的根,市政府仍设在这,是出于文化上的斟酌吧。既然是旧区,当然会有古迹的,现在城中路上的肇庆第一人民病院(不知有没有记错名字),是以前的府治原址,正对面一条百米左右冷巷还叫“府前路”。府治没了,当年府治前一座楼阁却复完了。这是一座奇异的楼,下面一层四四方方,高有四五米,却只有一个门(据说上面为圆形的门),里面黑沉沉的,看不清晰。再上面是二层的楼阁。我后来才知道,下面一层叫台。我从没见过从里面开门进去的台,见的多是从外面有石级上的,也没这么高,这么高都分几层的。这楼叫御书楼,当初宋徽宗升端州为府,御书“肇庆府”三字,这楼就是为供奉御书的。怪不得要筑高台,好好保存了,御书能让闲人乱看乱摸?明代重建后改称丽谯楼,当地人由于此楼全是红色,称为红楼。想洒脱当一回红楼梦中人,看看自己是不是宝宝后身,要交五块大元,我省钱,没去,却对台门前的对联有兴致:“星岩朗曜光山海,砚渚清风播古今”。上联称颂星岩景美,下联咏的不知是不是包拯的故事。包拯曾在肇庆当了三年知州,政绩卓越,以不持一砚归的清廉之传闻名于世。
<4>
在城内一家小书店买了张地图,对肇庆才有个大体了解。肇庆北面是北岭山,南面是西江,七星岩风景区的五个大湖连成一片,占了全城差不多三分一的范畴。城区只能在七星岩和西江之间的旷地发展,窄而长。牌坊正对着的天宁路,南北向,显明是中轴线,两旁是肇庆最繁荣的城区。牌坊前货色向的大街叫端州大道,是横穿肇庆的重要交通大巷。宋城在天宁路西边,凑近江边,靠山制水,确实是盘踞了有利地位。我蛮爱好肇庆的布局,汽车站,商业核心区,风景区都集中一起,十分便利。在这里走一圈,根本就知道肇庆的概貌。
看了地图晓得江边有座阅江楼,有座崇禧塔值得去看看。沿国民路往南走就到江边,再沿江边向东始终走就是。有公车,我抉择了走路去。看舆图颇远,实在并不远,几分钟就到了江边,面前的情形却让我大吃一惊。十多年前第一次来肇庆,我就是搭夜船来的,到肇庆是深夜五点左右,天仍是黑洞洞的,一下船就摸去七星岩,坐汽车回去,基本看不清江是怎么样子。但下意识中,却认为肇庆的河不会大(我说不清,为什么有这感到),当初浮现在我眼前的西江,居然比珠江(广州城区内一段)还要宽上几倍,江面宽阔,水无际涯,对岸两座高塔矗立山中,颇感到迢迢遥远。江上轮船往来,常有渡轮横渡,拖着长长的涟漪,像开了一片水面。岸边多少个小渡口,泊着一二只划子,却没几个人影,大有野渡无人自横的情趣。当年我就是在其中一个渡口下船的吗?
也许是为了便于观赏风景,长堤上不植柳树,但每隔几十米就有只株大榕树,高大的树冠像一把巨伞,树下有石椅供人休息,不少城民坐在石椅上,或靠着栏杆,在悠悠欣赏江景,相信晚上到这漫步,凉风习习,更回惬意,看月华摇水,清光万顷,那几乎是美了。这切实是安闲的好地方,水气江风,非常清新,水天空宽,更让人赏心悦目。悄悄坐上片刻,会洗去一身的疲惫,回复心灵的清明,要是可以常来坐一坐,看一看,消磨半天,该多好,我真有点嫉妒肇庆人了。不远处,崇禧塔的倩影,在波光水色,蓝天白云,精美的线条和造型倍加迷人。
西江两岸,有崇禧、元魁、文化、巽峰四座明朝古塔,刚好是每边两座。四塔擎天、蔚为壮观;但因元魁较远且矮,只看见三塔。崇禧塔是四塔之首,最为雄伟。塔高五十多米,站在下面仰望,塔势如涌,望不到顶,有一种穆之感。最有特色是各层以角砖和线砖相间叠涩彻出腰檐平座,构造简略,线条清楚,显得收束有力,又富于档次感,凝重又不失轻巧,异常耐看。塔身下有一米多高的须弥座石基,八个角都有力士托塔浮雕,或用头顶,或用臂托,均为蹲式,似不胜重压。旁边束腰每面也有吉利的图案。我不知这崇禧塔是重建还是本来的古塔经由修辑,但这石须弥座一看就知道是原物,不光是浮雕图案已模朦,就是石角也磨得润滑,有些地方因为手摸的多了,石的色彩显著变深变暗。构件和浮雕古朴,沉厚也见大气,要是没有这个石座,我个人以为崇禧塔要逊色多了。
个别的塔是在塔心做螺旋形的楼梯上去,崇禧塔是穿壁绕平座砖木塔,楼梯是直的,穿过全部塔身,我想这样的方法,很合适塔身小的塔(塔身小没法在塔心做螺旋形的楼梯)。崇禧塔外看九层,实是十七层,有八层是暗层。在顶层往一看,会认为头晕,风摇檐铃丁丁响,塔身也像是在微微动摇。在这里看西江,西江好像天上来。
肇庆真是个好地方。有七星岩,鼎湖山的自然风景,又有上好的砚石,难怪可以在从多的城市中成为历史名城。但我信任,除了上述的起因,更重要是和肇庆依西江的有利位置分不开的。在古代,岭南地域远比中原地带落后,五岭横亘两广隔绝南北交通,令到中原和岭南交流极为艰苦,而西江流经两广,一直是沟通西南的主要渠通,自秦始皇开凿灵渠,沟通湘江与漓江,从而买通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西江更成了南北的交通大动脉。肇庆在广州之西,进出广州的船只都必需先过肇庆,成了进广的门户。不难设想,在古代水运占了极主要的时代,肇庆这种有利地位对其经济,文化起了极重要的作用。所以西江流域和珠三角是岭南经济文化首先发展起来的地方。每当北方大乱,北人大举南下,多数是沿西江而下,最后在西江两岸落户安家,西江两岸是衣冠文物最盛最发达的地区。自唐代张九龄开梅岭之后,情况才稍有改良,自此北人南下,多走陆路,韶关南雄成了第一站,才缓缓代替了西江两岸的位置。但不论如何,珠三角一带(包含肇庆),凭其有利的地舆位置,一直是岭南最发达的地带,咽喉炎什么原因,至今仍无奈被替换。
参观崇禧塔门票五元,只有我一个游客,一人一塔一江,真不想离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9-21 00:26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