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73|回复: 0

底数不清难下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7 17:5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遥远的农村,遥远的人
程双红

乡村的乞丐
那是一个秋天的早晨,风儿飒飒而凉快,昨夜出生的露珠在绿绿的草叶上还闪着不算怎么晶莹的光辉。我的父亲和母亲独特在用一张生锈的老犁和一头老牛共同耕耘着先人留下的土地,父亲扶犁,母亲牵牛。年幼的我坐在一棵老柳树下逗引着那只可恶的小猫——豆豆,手里是我从家里带来的一个馒头。
豆豆忽然咪咪地叫个不停,我跟着豆豆的视线看到了一副画面:一个老妪披头披发,左手拄着一个破败的木棍,右手托着一个月牙似的白碗。这并不让年幼的我吃惊,让我奇怪的是跟在后面的小男孩,他们向我走来。小男孩和我相仿的年纪,五六岁,但他的个子比我足足矮了半头。他面色苍白,鼻涕已经流到嘴边。我明白她们是讨饭的。小男孩大大的眼睛破刻变得有神起来,因为他看到了我手里的馒头。父亲和母亲看到了老妪和小孩儿的到来,他们赶过来。而这时我已经把馒头递给了老妪,老妪的手脏脏的,手掌瘦瘦的,目光里盛满感谢。我不懂父亲和母亲这么快赶过来的原因,莫名地看看他们。我看见母亲的神色阴沉不语言,父亲岂但脸色阴森还向我大声呼啸为什么给他们东西,给他们东西吃你吃什么之类的话。我心里觉得异样的冤屈。因为父亲素来没有像那天那样发那么大的性格。年幼的我眼里含着泪水。豆豆冲着父亲不快活地咪咪叫着。就在这时,我又看到了一只脏脏的手,本来小男孩把馒头还了过来,我的思维结束了跳动,父亲和母亲仿佛也一愣。我把小男孩脏脏的小手推了回去。小男孩转过身又把馒头递给老妪,老妪望着馒头嘴一个劲地蠕动,然而,她仍是把馒头推给了小男孩。小男孩似乎不乐意,老妪于是委曲咬了一小口。小男孩这才饥不择食地吃起来。父亲和母亲回到老犁和老牛旁,从新开始耕地。豆豆也安心肠趴在老柳树下。小男孩终于吃完了馒头,我把柳树下的暖壶和茶碗拿了过来,倒了白开水递过去,老妪接了过来,她的目光里浮现出大片的雾气。这雾气洋溢开来,如同那个秋天清晨的露珠。
老妪和小男孩离去了。一切归于镇静。在那个有着凉凉秋风的早晨,我试图用我年幼的理智来集合那残缺的漂亮。然而,我恍惚中看到的只是一个破败的木棍和一只月亮牙般的白碗。它们在我翱翔的脑海里摇晃。
同样是一个秋天的清晨,同样是我的父母,同样是那只可恨的豆豆,同样是那张老犁被放在已经没人住的老屋墙根下,同样是那头已快干不动活的老牛被拴在老屋院内的榆树下,所不同的是我的年纪父亲母亲的年纪还有豆豆的年事,所不同的是这个秋天没有凉凉的风吹来,我信任远方也已经没有凉风了。这个凌晨,我坐在老屋院里的梧桐树下读书,朽迈的豆豆在我的脚下打着呼噜,父亲和母亲也在老屋的院里用铡刀给老牛铡草。就在这时,院里的大铁门吱扭一下开了。豆豆突然睁开了眼睛,冲着大铁门叫了起来。我们看到了一副这样的画面: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各自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皮包。那个男人,他混乱的头发和长长的胡须让我莫名其妙地生出多少分厌恶。男人的脸上固然有厚厚的污垢可依然掩饰不住他的肥胖,他的肚皮出奇地浑圆。还有那个女人,她的眼睛里闪着错综复杂的毫光,以及她那白的令人恐怖的皮肤,同样让我莫名其妙地生出几分讨厌。他们一起向院子里的父亲母亲聚拢来。豆豆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女人和男人的目光中闪过一些惶恐。很快,他们平静下来。他们操着南腔北调的口音对父亲和母亲讲他们是夫妻只由于故乡闹了干旱才出来,并说要点钱,起码五元。说完了女人便向父亲和母亲伸出了一只白净的手。父亲和母亲停下了手里的活。母亲说你们穿的这样好哪像讨饭的,男人脸上闪过一丝为难的脸色说咱们确确切实是讨饭的大娘你可别看我们没穿破衣裳,最后男人和女人好话说了一大筐,就差没给母亲跪下了,母亲才给了他们一张皱巴巴的国民币,一元。女人眼睛一亮,无比从容而沉着地接过了一元钱。女人说大娘大娘你再多给我们点吧这点钱够买什么呢不给五元给四元也行。母亲说我就给你们一元再说这也不是交易货色你们讨饭怎么还讨价还价呢。女人理屈词穷,鬼怨。男人和女人对了一下眼色,我惊奇地发明,他们的神色里明显透着几分鄙夷。
他们离去了,一切归于安静。只有母亲一个劲儿地唠叨:这年头儿怎么还有要饭的年纪微微的干点啥挣不来钱偏偏干这个要说干这个最费事不必受累受苦。而父亲呢,只是撇撇嘴,什么也没有说。
在这个不凉凉秋风吹来的凌晨。我试图用我成长起来的思维收集那些虚空的秋叶。然而,我所看到的只是两个玄色的皮包跟两对惶恐不安的眼光在我的脑海里徜徉。
为什么在我金黄色童年的理性意识里,年幼的心那时候会繁殖一种异样的心境,哪家医院看鼾症好?兴许与那个秋天飒飒而凉爽的风儿有关吧!
真的,想起两个黑色的皮包,我忽然想到了罪行,想到了金钱,想到了两种不同的乞丐。
城市的疯男人
疯男人是在十岁的时候才开始疯的,疯的起因很简略。那天,是清明节,他的母亲要去给他的外祖母上坟,他的父亲也要去给他的外祖母上坟。父亲说我的姑姑就是你外祖母,他聪慧地清楚了父亲的姑姑是母亲的母亲。父亲母亲走后,他苦苦考虑着,越想越困惑,越想就越有意思。忽然,他感到大脑里的一根相似琴弦之类的东西被他绷断了,他开始恍惚起来。从此,在他视线所及的世界里,全是一些迷惑的东西。
他的父亲母亲找了良多医生,但所有都是徒劳的,终极他们扫兴地废弃了医治,从此,小村里有了一个已经成年的疯男人。从此,这个乡村的疯男人开端用与众不同的目光忠诚地感触和记载着小村的世界。他头发蓬乱,目光里发着狼藉的光芒,成天衣着黑色的棉平民到处浪荡。
这是一个没有风的上午,疯男人悠哉悠哉地走在一条曲折的小路上。他看到小路边有一棵大树,树下拴着一只绵羊。他还看到草丛里有一只蟋蟀,也穿戴和他同样的黑衣服,他哈哈大笑,嘴里自言自语:你也穿黑衣服,必定是我的哥哥。哥哥。疯男人溘然认为本人很聪明。可能那只绵羊并不知道他是一个疯男人,所以持续啃着青草而没有理睬他。疯男人哈哈大笑的声音把羊的吃草梦打搅了,羊把目光转向疯男人。软软的阳光照在路边的老槐树上,老槐树投掷下一道暗影。疯男人看到了树的影子,他把注意力从蟋蟀转向了树影,他疾速跑过去,影子居然一动不动。他伸出双手抓影子,费了很大的力量,仍旧抓不到,他就用脚去踩。无论疯男人如何,那影子只是不动。天涯的一块黑云遮挡了太阳的光芒,树影忽然不见了,疯男人奇异而又猖狂地寻找逝去的影子。这时候,天涯的黑云很快变成了雨水,疯男人站在雨里哈哈大笑,他不晓得如何躲避这从天而降的大雨,他在乎的是影子,鼻窦炎治愈。此时一位农人从地里赶回来,吃力的拉着一大车青草,疯男人立即被它吸引了。那只雨中可怜的绵羊正满怀盼望地瞧着疯男人,不外疯男人已经忘却了绵羊的存在,他疯狂地跑从前,使劲地帮农人推车。农人对一阵无形的力气沾染了,他回过火,一眼便看见了吃力推车的疯男人。农人底本想和他说几句话,疯男人只是对着他哈哈大笑并使出吃奶的力气帮他推车,始终推到村口。疯男人想到了绵羊,他又疯疯癫癫地跑回去,在树底下,疯男人又看到了那只绵羊,他扬开端大笑不止。绵羊又成为疯男人的留神的目的,成果是疯男人把绵羊也送到了村口。
这是一个没有风的上午,疯男人迟缓地走在一条笔挺的小路上。小路旁边紧邻一片坟地,坟地里的野花散发出了迷人的芬芳。一个眼神涣散的疯子,缓慢的脚步阐明他正在若有所思。疯男人觉得那些坟地很好玩很不同寻常很有气氛,疯男人觉得坟头就是馒头,总之他觉得坟地里的一切都很美很美。他好奇地来到一座坟前,他将耳朵贴到坟土上面,细心地谛听,他蠢才似地听到坟里有一种不同于凡间的声音,他懂了,原来里面是一个神秘的世界呀,疯男人终于四肢舒展地躺在了一座坟上面,远远看去,姿态精美而适当。
这是一个没有风的夜晚,疯男人站在灶旁,一块燃烧的一般木炭天经地义地吸引了疯男人的目光,这火焰让他好奇,因为他在火焰中真切地透视出了坟的样子容貌。一个疯子从当初起终于对一块木炭有了记忆和回想。疯男人的母亲显然没有意识到疯孩子会有这样的举措,她也不会想到一个疯子无意识的举动最终会和大火接洽在一起。母亲把一个煮熟的玉米递给疯子儿子,他警惕地用他那黑衣服包好,同时,儿童鼻窦炎有哪些症状,一只火柴盒也攥在了他的手里。
疯男人拿着玉米来到一个柴垛旁,这里全是干燥的玉米杆。他在玉米杆旁吃完玉米,从口袋里取出了火柴盒,用火柴头在上面使劲地划,划了几根没点着,他想放弃,因为他的耐烦是有限的。没想到一根火柴竟然被点燃了,疯男人的眼里爆发出高兴的光芒。他哈哈大笑着把火柴丢进玉米杆,玉米杆一下子熄灭起来。疯男人用贪心的目光看着燃烧的火苗,感想到了迷人的热浪。
风突然刮起来了,玉米杆在最大限度地焚烧,疯男人看到的是一片红色的大陆,他心驰向往地跳了进去,在里面疯狂地跳跃着和欢呼着,他的面前是一片光辉。
疯男人去了天堂,他在天堂里大声地喊着母亲的母亲是父亲的姑姑。
作者:程双红(笔名:程子君、程晓枫、梅映雪、梅虹影、君临天下)邮编:466742地址:河南省淮阳县曹河乡程楼村2组1372707155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8-26 07:05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