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9|回复: 0

短篇出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7 17: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篇小说:
信不信由你之——
世间蒸发
邓荣河
小镇西北十余华里,有一名叫曹冢的小村。何谓冢?坟也。该村西有一方圆数十丈高达十多少丈的大土堆,相传为汉时大将曹参的泉台。不过,墓穴早已经被精明的盗墓人偷过数次,现在空留土冢一个。不过,据小村人讲,虽年代长远,土冢至今仍有精气存在,每至夜半常见灵光闪动。是真是假,不人能拿出太多证据。夜间很少有行人由土冢跟前经过,那到是事实。
小镇上有一屠户,夫妇二人年事二十四五,尚无儿女。男人复姓东方,单字一个震,不外暗里里小镇人都戏称其为震东方。东方夫妻二人长年经营着畜生屠宰,小日子过得也算有滋有味。人走时气马走膘,也该人家东方背运。这日,震东方一个远房亲戚娶儿媳妇,晚上邀震东方夫妇去赴宴。震东方媳妇打心眼儿里不乐意去,不为别的,去亲戚家必定要经由曹大将军的土冢。
“黑灯瞎火的,咱别去了。我一想夜里打那儿经过就打怵。”
“不去咋行,老子不信那个邪!”好体面的震东方满脸的横肉一耷拉,震东方媳妇不支声了。
下半晌,震东方早早整理了摊子,骑着摩托带着媳妇赴宴去了。
酒足饭饱,一顿寒暄之后,震东方带着媳妇回家,此时已经濒临夜半,路上不见一个行人。
震东方媳妇一路上不停的唠叨着“开慢点,开慢点。”已经有几分醉意的震东方哪里听的进去,摩托车不出个正声儿的望前奔。
当摩托快要经过土冢时,震东方嘴上虽说不怕,心里也有点虚。震东方猛的一加油门,想尽快分开土冢。
“啪”,跟着一声音,摩托突然停在土冢前不动了——本来,因为使劲过猛,油门线断了。
“刷——”震东方媳妇全身汗毛都树起来了,随即感到脊梁沟凉凉的。
“他奶奶的!”震东方一边咕噜着给本人壮胆,一边解腰带——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憋不住了,震东方想小解。
男人的尿脬就是大,“哗——哗——”震东方的小解声在夜半特殊响。溘然,那小解声变了,变的像屋檐的流水在击打盆罐。震东方很是好奇,慢性外耳道炎好治疗吗,一时光竟也忘却了惧怕。小解完顾不得扎腰带,忙取出手机照照脚下。这一照没关系,震东方一下子傻了——浅浅的浮土下,露出半边陶罐,震东方从小就听大人们讲过,良多盗墓贼就是靠偷挖老辈人的遗物发家的。
“还还傻楞着干啥,还不快过来搭把手,这回——咱可——发了,小孩鼻甲肥大怎么治疗!”震东方的声儿都变了。震东方夫妇二人警惕的把陶罐弄出来,震东方媳妇忙脱下褂子,胆大妄为包好,两口子满是欢乐的推着摩托车往家赶。
固然震东方再三吩咐媳妇,这事万万不可对别人讲。可放不住话的震东方媳妇仍是对娘家人讲了;放不住话的外家人又对放不住事的娘家人的娘家人讲了——很快,小镇人都晓得震东方弄到了个价值不菲的法宝。
很快,文物贩子们闻者腥儿找上门来。第一个给出10万元,第二个给出30万,第三个给出50万。没等第四个登门,一夜间,罗学蓬大嫂被卖了四千八大哥逝世了增加中,震东方两口子从镇上蒸发了,不知了去向。
一时间,各种谎言四起。有人说,震东方两口子叫人给劫了,耳聋治疗的方法,而后人也被做了;也有人说,人家两口子抱着那玩艺儿去国外混了;也有以四爷爷为首的老人们说,震东方两口子触犯了曹大将军,让曹大将军给收去了……一时间,各种版本的料想都传播了一阵子。
三年后的一个冬天,太阳暖暖的照着。空闲无事的白叟们坐在门口晒太阳。街头来了个面容憔悴的中年妇女。
“那不是震东方媳妇吗?!”眼尖的四奶奶最先看清了来人。一听震东方媳妇回来了,世人呼啦一下子围了过来。
“震东方呢?”四爷爷问震东方媳妇。
“蹲大狱呢。”
“啊?!”——
原来,那夜震东方夫妇二人趁夜黑,乘车去了某市,以120万元的价钱把陶罐卖给了一个文物贩子。发绩了的震东方在城里干了个不大不小的交易。这到没啥,到后来震东方染上了吸毒的弊病,百万家产,很快一吸而光。然而毒瘾难耐,没辙,只好停而走险,干起了抢劫的谋生。
第一次,到手。
第二次,又得手。
第三次,被公安机关逮了个正着。


脱稿于2008年2月4日礼拜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绍兴论坛 ( 京ICP备14045988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GMT+8, 2019-9-17 06:34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